水磨实体店

特別是年輕一輩的弟子,還有方才那兩名聖殿弟子,當場傻眼了,一個個愣愣的看著上海。
  “傻站著做什麼,見到尊下,還不快行禮。”
  聖殿執事已嚇出了一身冷汗,見到在場的聖殿高手一個個發呆,頓時臉黑得發沉,趕緊喝了一聲,此人的身軀不斷的顫抖著,額頭冷汗直冒,他可是在大殿中見過上海兇威的。
  別看上海表面人畜無害,但卻是殺伐果斷之人。
  若是招惹了的話,一旦出手轟殺,那死了也是白死,誰能抵擋?連四位殿主都俯首了,聖殿內根本就無人能擋得住上海的一招。
  這名聖殿執事只能暗中祈禱,在場的聖殿弟子不要傻傻的跑上去沖撞尊下,免得惹怒了對方,被轟殺也就罷了,要是把他也連累了,那就倒霉了。
  “尊下!”
  聖殿高手們,紛紛跪了下來,有的已經嚇得腿軟了,特別是方才那兩位聖殿弟子,面無血色,渾身冷汗直冒,腿部不斷打顫。
  尊下……
  枯髮長老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上海,特別是方才那幾位老者,一個個滿臉激動和興奮。
  “都起來吧。”上海抬了抬手,宛若君王一般。
  “是!”
  聖殿執事提在嗓子眼的心這才落了下來,其餘的聖殿子弟也是滿臉的敬畏之色。
  “他們是怎麼回事?”上海問道。
  “回禀尊下,這些人都是過往犯了大錯,被責罰入禁牢的長老和高手們……”聖殿執事硬著頭皮回道。
  “將他們全部放了,恢復原本身份。”
  “這……”
  “告訴三位殿主,是我要求的。”
  “是!尊下。”
  聖殿執事沒有任何遲疑,他知道這位年輕的尊下不會責罰他了,雖然會得罪三位殿主,但命令卻是尊下發出的,三位殿主也沒話可說,他意識到這是一個爭取的機會。
  這名聖殿執事注意到,在場老者中,只有枯髮長老一人的鐐銬是斷了的話,顯然是尊下所為,很顯然,這位枯髮長老與年輕的尊下關係不一般,可能是長輩之類的人物。
  “諸位長老,容屬下幫你們解開。”聖殿執事恭敬上前,親自為幾位老者解開了鐐銬。
  這個時候,枯髮長老等人才反應過來。
  “上海……”枯髮長老正要開口,忽然想起了什麼,趕緊跪了下來,“見過尊下!”
  “見過尊下!”
  其余老者也紛紛跪了下來,雖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但眼前來看,整個聖殿似乎發生了變化,而眼前這位上海,竟能讓聖殿執事聽令,而且還無需禀告殿主,顯然身份地位已在殿主之上了。
  “林長老,你無需這樣。”
  上海隨手一抬,將枯髮長老給抬了起來,“你昔日為護我,而被打入禁牢,你之恩情,我上海一直記著,只要有我在聖殿一日,你就無需擔心。”
  僅僅一句話,在場之人皆為大驚,特別是聖殿執事們,望向林長老的目光充滿了濃濃的羨慕,上海身為尊下,這句話代表了什麼?只要上海依舊執掌聖殿,那麼林長老這輩子就不用愁了。
  “尊下!不必如此……”林長老擺了擺手。
  “不用多說了,我現在還有事,先行一步,待我回來再與你一敘。諸位長老這些年也辛苦了,聖殿虧欠你們甚多,諸位放心,聖殿不會再虧待你們,近日發生之事頗多,嗯,你等先去梳洗一下。”
  上海說到這裡,目光望向了方才那名聖殿執事,此人面相大約三十餘歲,倒是年輕,而且還頗為機靈,倒是可以培養一下。
  “屬下岩忘,尊下有何吩咐。”
  名為岩忘的執事趕緊上前,神情頗有些激動,其餘執事無不投來羨慕的目光,同時也懊悔為何當時沒有及時上前表現。
  “林長老等人交給你了,先將囚禁的長老和高手們放出來,然後安排妥當,並將五行族近日之事告知林長老等人。”上海說道。
  “是!屬下一定會做好此事。”岩忘更為激動了。
  “嗯!”
  上海點了點頭,隨後與枯髮長老等人閒談了幾句,才轉身離去。
  隨後!
  枯髮長老等人從岩忘處得知了近日發生的事,當得知上海一人踏入聖殿,以一人敵百餘靈聖高手的輝煌事蹟的時候,並一拳轟殺金殿之主的時候,他們再度目瞪口呆。
  原本!
  枯髮長老等人已經很高估了上海的實力了,卻沒想到還是低估了,竟以一人之力,轟穿了整個聖殿,最後讓聖殿所有高手為之俯首,雖然他們沒有親眼看到,但卻能夠想像當時的場面是何等的震撼。
  “林長老,你這幾年值了。”
  “何止是值了,尊下執掌聖殿,今後你再也不用愁了。”幾名熟悉的老者無不羨慕的說道。
  “我也沒想到,這小子……不,尊下會給我帶來如此大的震撼……”枯髮長老滿面紅光,眼中滿是神采,一改之前的頹然之色,說話間無不帶著驕傲之色,是為了昔年所做而驕傲。
  想起昔日,枯髮長老感慨頗多,昔年相助上海,是因為註重他的資質,卻沒想到自己的善舉,會導致自己落入禁牢,但他沒後悔過,原本他以為這一生會在禁牢中渡過了,卻哪知上海竟轟穿了聖殿,成為整個聖殿的執掌者,更是成為了五行族的尊下。
  隨後!
  三位殿主接連趕到,紛紛親自為禁牢的長老們解封,同時還連連道出歉意,特別是對枯髮長老,幾乎都快捧起來了,而當三名殿主得知昔年那個從聖殿吸納了那一屆所有洗煉聖液的小子是上海的時候,臉色古怪而震驚。
  才過去多少年?
  五年啊!
  對於殿主長達三百餘年的生涯來說,五年只不過彈指之間,昔年只有靈師境界的小子,竟在五年後達到了靈聖巔峰,而且還擁有著如此恐怖的戰力,五年前是十六歲,五年後才二十一歲。
  三位殿主相互對視了一眼,紛紛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
  二十一歲的靈聖巔峰,還擁有著堪比低階天器的可怕體魄,以及超越同境界的靈識。
  這還是人麼?
  簡直就是妖孽。
  在五行族的歷史上,也有二十多歲達到靈聖巔峰的,但那是昔年聖殿位於巔峰時期專程培養出來的,並且是從小培養,算起來至少花費了二十年左右的時間,這等已經被稱為資質絕頂了,極為少見,萬年都難得出現一位。
  而上海呢?
  雖然也是二十一歲達到靈聖巔峰,但真正成長的時間卻只有五年。那是什麼概念?兩者相差了四倍啊,而且上海是靠著自己起來的,而不是被培養的,以這樣的成長速度,再加上其磨礪出來的強大心智,只要不殞落,他日絕對是一位登臨頂峰的絕世強者。
  三位殿主之前心底多少還有些不滿,在得知這一點後,心中的不滿徹底蕩然無存了,人就是這樣,差距不大的情況下,他們會嫉妒,但若是差距過遠的話,他們心中懷著的只是敬畏而已。
  可以這麼說,三位殿主此時才真正容納和認可上海的身份與地位,是從內心認可的,而不是表面,這種態度上的變化,令原本還有些離心的聖殿,完全的統和在了一起。
  三位殿主甚至期待,上海真的能將五行族帶上崛起的路上,如果真是如此的話,他們就算位居之下又如何?以後他們將是五行族崛起的第一批人,將會記載入五行族的史冊中,供後人敬仰。
  一念及此,三位殿主的輔佐之心更堅定了,能夠成為聖殿的殿主,他們三人可不是平庸之輩,無論是心智還是手段,都在其余長老之上,只是聖殿向來喜歡內鬥,所以他們沒多大心思來發展聖殿,如今整個聖殿都俯首了,一切就好辦了。
  當即!
  三位殿主一改之前的敷衍態度,紛紛發下命令,同時安置和安撫所有被押入禁牢的高手與長老們,不但恢復他們原本身份,還給予他們最大的權利去處理聖殿的事務。
  這些高手和長老們原本就是一些能力頗強者,只是在權利爭鬥中被犧牲罷了,他們的壯志依舊存在,如今三位殿主放權,這讓這些長老們恢復了昔日的鬥志。
  當然,他們也清楚,這一切都是上海給予的。
  當日里,聖殿就清掃和處決了一批抵御者,這些人中大部分是原來王族派入的,如今王族失踪,他們執掌了聖殿很大一部分的資源,沒有將資源發放,而是供自己所用。
  聖殿的堅決與鐵血手段,令聖殿子弟們意識到了,聖殿這一次是決心清除所有毒瘤,一些以往有能力但被壓制者,開始被提拔,昏庸無用者則被貶除,抵御者則滅殺。
  僅僅一日,整個聖殿就煥然一新。
  看到聖殿的變化,枯髮長老等人欣慰無比,同時也加入了對聖殿弟子的選用和培養中,不少長老甚至將自己壓箱能力全部傳授出來,因為他們知道,五行族崛起時刻要到來了。
  木落等人也來到了聖殿,同時將上海所給的法器,功法和大術全部貢獻了出去,並且他們還帶來了一大批的資質優秀子弟,這些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資質極為優秀。
  很快就被聖殿安排了下去,木落等人見到聖殿如今煥然一新,都禁不住為之激動,他們隨著聖殿的安排,加入了各個分殿,雖然彼此之間在競爭,但卻不會像往日那般爭權奪利,一切都只為了五行族的崛起。
  聖殿進入了高速的運轉,有條不紊的發展著,大批靈聖高手的加入,更是促使聖殿發展踏入了更高了速度,也同時為五行族培養出了大批的年輕高手,因為所有東西都開放了,包括修煉功法,大術以及法器。
  上海完全沒料到,自己的做法,竟會讓聖殿徹底醒悟過來,併步入了崛起的第一步。
  ……
  五行殿!
  是聖殿最核心的地方,除去殿主外,是不允許聖殿的其餘人踏入進來的,守衛聖殿的是兩名靈聖高手,一見到上海,立即上前拱手施禮。
  “見過尊下!”
  “水殿主已經準備就緒,尊下可自行進入。”一名靈聖高手說道。
  “嗯!”
  上海點了點頭。
  昂!
  五行殿厚重的大門緩緩開啟,連接的道紋紛紛化開,一陣如白蓮般清香迎面而來,令人精神禁不住為之一震。
  大門後方,白霧迷濛,香氣環繞,涓涓流水聲清脆無比,宛若珠玉落地,又像是琴弦挑動。

chevron_left
chevron_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