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WR

上海剛踏入門內。
  陡然!
  大門上交織的道紋亮了起來,小獸和藏身在衣襟中的妖族皇者聖骨,頓時被打飛到十丈外。
  “怎麼回事?本尊怎麼被彈出來了?”
  “咕咕?”
  小獸和老不死滿臉迷惑。
  上海也頗感奇怪,目光投向了大門,只見上方的道紋為五種,每一種都蘊含著深邃的大道韻律,一眼望去,五種道紋渾然一體,相輔相成,但彼此之間又相互克制。
  這是源自於妖聖時代的道紋,蘊含的大道之韻,比起現在的道紋還要深刻得多。
  “這五行殿真是古怪,竟阻擋我等入內,本尊不信了,還進不了這五行殿。”老不死被彈了一下,感到顏面盡失,頓時惱怒了。
  “咕咕!”
  小獸揚了揚拳頭,小臉滿是怒容,這一老一小,竟在此刻出奇的一致。
  “上!”老不死喝道。
  “咕!”
  小獸抓著妖族皇者聖骨,高高的抬起,邁著小短腿,沖向了大門口。就在這時,大門再度亮起了五種道紋,兩道五色神芒打出,恐怖的道紋力量壓落而下,如果說第一次是警告的話,那麼這一次可是下的重手。
  “風緊,扯呼……”老不死驚呼道。
  “咕……”
  小獸嚇得小臉泛白,下意識的將手中的妖族皇者聖骨朝著打來的五色神芒丟了過去,小身子一扭,就朝著原路狂奔而去。
  “賊小獸,你出賣本尊……”
  老不死勃然大怒,五色神芒已打在妖族皇者聖骨上了,嘭的一聲,妖族皇者聖骨被彈飛了出去,而小獸也被這股餘力給撞得在地上翻滾了十幾圈,毛茸茸的身子沾滿了塵土。
  望著飛得越來越遠的妖族皇者聖骨,小傢伙抱歉的吐了吐小舌頭。
  上海心中一陣無奈,原本還打算等老不死一起進入五行殿,現在看來這五行殿是禁止外人入內的。
  至於老不死和小獸,他倒是不擔心這兩個傢伙會被撿走,小獸已有不少聖殿高手認識了,方才妖族皇者聖骨是從他懷裡被彈出的,兩位聖殿高手看在眼底,自然也不敢去亂碰。
  “你們慢慢玩,我先進去了。”上海丟下這句話後,朝著五行殿內走去。
  “賊小獸,今天本尊一定要好好教訓你一頓。”老不死怒吼,妖族皇者聖骨砸落而下。
  “咕咕……”
  小獸揚起小拳頭,咧了一下尖牙,一副誰怕誰的模樣,直接朝著妖族皇者聖骨撲了上去。
  兩名聖殿高手神情古怪,臉頰不斷抽搐,他們聽不到老不死的聲音,但卻看到小獸與一根骨頭打得不肯開交,而那根骨頭竟然還會自己動的,很顯然不是一般的東西。
  當然!
  這兩名聖殿高手也不敢上去,無論是小獸還是妖族皇者聖骨,都是上海所有的東西,要是不小心因此而得罪了這位執掌聖殿的尊下,他們以後就別想在聖殿好過了。
  ……
  五行殿內,白霧迷濛,涓涓流水發出叮咚的清脆聲音,婉轉而動人,如大道玄音,在人耳邊旋繞不絕。
  在大殿中央,放置著一座高達百丈五色晶壁,通體幽華,石內五色異芒來回流轉,這些異芒紅艷如炎,碧綠似木,銳燦為金,幽藍勝水,渾黃化土,遠遠望去,霎時神異。
  五色異芒不斷繞著晶壁旋繞,最後匯集於一處,只見蘊含著五色精髓的聖水流淌而出,注入了下方五丈大小的池子內,宛若水晶般剔透的聖水在池中緩緩流動,縷縷沁人心腑的濃香伴隨白霧飄蕩於殿內四處。
  “尊下!”
  優柔如水般的聲音,帶著糯糯的感覺,令人心中禁不住為之一盪。
  只見水憐殿主款款而來,此刻的她換上了一件淡藍色的紗衣,嬌軀挺秀,霧氣繞體,如明珠吐艷,美不勝收,再加上成熟的韻味,更是動人。
  上海目光微微一凝,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了。
  水憐殿主美目中透出一絲訝異,她早已得知,上海如今不過才二十歲左右,正值血氣方剛年齡,以她的姿色,雖算不上傾城絕色,但在五行族中也算是上佳的了。
  她這梳洗打扮,自然就是為了能夠讓上海多看一眼,卻沒想到對方只是看了一眼就恢復過來了,令她忍不住懷疑,自己的姿色莫非還入不了這位尊下的眼麼?
  “可以開始了嗎?”上海問道。
  “可以了!”
  水憐殿主輕輕頷首,美目中閃過一絲失望,“還請尊下褪去衣衫,進入聖水池中。”
  “還要褪去衣衫?”上海微微一愣,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尷尬。
  “是的!”水憐殿主點頭,美目中透出笑意。
  “好吧!”
  上海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隨手將身上衣衫撕碎,露出健碩的身軀,他的體魄從外表看起來不是很強壯,但線條卻極為明顯,身形勻稱無比,給人的感覺充滿了力量的爆發感。
  皮膚上,不時閃過流盈神光,宛若萬古戰神般。
  看著這副軀體,水憐殿主禁不住微微一愣,旋即無暇的臉頰上浮現出了誘人的紅霞。
  上海沒注意到水憐殿主,自顧踏入聖水池中,厚重無比的聖水,宛若一座山岳般擠壓著他,以他如今的體魄,根本就無懼這些聖水帶來的厚重壓迫,連威能都沒運轉,直接跳入聖水池內。
  聖水的厚重與太古天魔軀的強橫撞擊之下,爆發出鏗鏘的巨響,令一旁的水憐殿主驚詫連連,雖然她已知曉上海的體魄極強,但卻沒想到會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看著站於聖水中,神情毅然的上海,水憐殿主美目中閃爍著異樣的情緒。
  “現在可以開始刻印了吧?”上海聲音傳來。
  “是的!”
  水憐殿主秀麗的足尖踩在聖水中,身上浮現出了充滿柔意的道紋,這是水屬道紋,嬌軀彷彿與聖水是一體的,不受任何厚重壓迫,緩緩的落了下去。
  “尊下!等下無論出現何等痛楚,都不要喊出聲,不然將會功虧一簣。水憐所刻的是五行殿的聖文,這些聖文可保您在聖門之中暢行無阻,但是聖文會依次消耗,若是耗盡的時候,您還不出來的話,一生都會被困在聖門內,這些希望尊下您謹記。”
  “我知道。”
  “水憐得罪了。”
  水憐殿主聲音落下的剎那,池子內的聖水彷彿被牽引了一樣,迸發出洪騰海嘯之勢,只見這些聖水在雪玉般的柔荑下,不斷的凝縮,彷彿海納百川般,整個池子的聖水大半化為了晶瑩的一滴。
  恆古的氣勢撲鼻而來,上海感覺到背部凝聚的那一滴聖水的雄渾,僅僅一滴就足以碾碎一座山脈。
  驟然!
  一股非人的痛苦傳來,上海感覺背後彷佛被無數根刺穿透一樣,每一根神經的痛感被放大了十倍,可怕的劇痛,令他周身禁不住顫抖了起來,但他卻咬牙忍住了。
  彷彿過了片刻,又像是過了恆久。
  痛苦消失了,莫名的涼意從背後蔓延而出,如同蛛網般,迅速覆蓋上海的全身,只見一條條五色紋路乍現,這是五行族的聖文,乃是從遠古時期流傳下來的,這些聖文蘊含著某種神秘的力量,玄奧而晦澀,令人捉摸不透,與道紋相比,似乎比道紋更加深邃。
  “尊下,聖門開啟了。”水憐殿主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隨著話音一落,整個聖水池沸騰了,奔騰的聖水下,一道道古樸的紋路浮現而出,充滿了玄妙而令人心顫的力量,這些紋路縱橫交錯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圓形的圖案,似現在的陣法,但卻又不一樣。
  呲……
  上海感到身上的聖文與圖案產生了共鳴和呼應,兩者就像是一體似的,當二者的共鳴攀升到極致的時候,他的身體裂開了,徹底碎化,融入了聖水池內,然後消失了……
  “尊下,記住,聖文耗盡之時,必須得盡快離開聖門,不然會一輩子都困在裡面……”水憐殿主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
  漆黑幽暗的空間中,無數熒光在眼前閃耀而過,彷彿穿梭過無盡的時空一樣,廣闊的恆宇中,辰星閃爍,星雲流轉,大約一瞬的時間,眼前的一切徹底的消失了。
  上海視野一黑,旋即才慢慢恢復過來。
  “這就是聖門內?”
  上海迷惑望著周邊,他發現自己位於一片荒蕪的大地上,放眼望去,大地上滿目瘡痍,古老而宏偉的宮殿倒塌了大半,彷彿經受了一場滅世大難,破碎的地面上,遺留著一條條早已失去韻律的紋路,那是已經失去道韻的道紋。
  一眼望去,道紋密密麻麻,一直延綿至大地的盡頭,看到這一幕,上海心中一陣大震,太多了,根本就數不過來,光是眼前所見,至少有上億條道紋橫布,雖然失去了道韻,但這些道紋卻是深刻無比,歷經萬古都沒有消逝,顯然是大人物以上層次用心血篆刻而成。
  當他看清宮殿的模樣,心中的震動更大了。
  “神樹……”
  上海生澀的吞嚥了一口唾沫,這些宮殿外形就是一棵巨大無比的樹,與他在聖山中所見的那株神樹一模一樣,但是體積上卻要大得多,只是這些神樹都已經枯死了。
  以神樹為殿……
  上海遙望四周,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氣,目力所及範圍內,全都是枯死的神樹形成的大殿,足足有數百棵之多,他緩步走了上去,手掌觸碰在其中一棵神樹上。
  嘭!
  神樹震出一股恐怖的力量。
  上海迅速縮回手,但還是遲了一步,手被震了一下,旋即手心上浮現出了一道裂痕,鮮血順著手掌流淌而下,但他卻沒去看自己的手,而是愕然的看著這一株神樹建成的大殿。
  樹皮晦暗無比,但裡面卻蘊含著一條條深邃無比的道紋,這些道紋不是刻印上去的,而是天生的道紋,神樹天生具有的,這些道紋蘊含的威能,宛若滔滔不絕的汪洋。
  “這神樹已枯死,遺留下來的道紋竟還有這般恐怖的威力……若是活著的時候,這些神樹的威力幾乎不下於尊者……”
  上海臉上充滿了震驚,一株神樹蘊含的威能相當於一名尊者,那眼前的數百神樹,豈不是相當於數百位尊者了?連枯萎的神樹都這般可怕了,若大地上的道紋消去道韻的話,縱使是聖主踏入此地,也會被活活震死。
  “這裡……難道是聖宗遺跡?”上海顫聲道。

chevron_left
chevron_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