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FC

看著大片的遺跡群,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氣,心中的震撼久久難以平復,在此之前,他曾經歷過萬毒聖地遺跡,但與聖宗遺跡比起來,二者簡直就是天差地別,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聖宗遺跡到底有多大,上海不清楚,但至少不會比萬毒聖地遺跡小,縱使面積相差不大,也是頗為驚人的,光是大地上佈滿的大人物刻畫的道紋,就可以看出聖宗昔年有多強盛了。
  僅僅就上海所站的位置上,十丈範圍內,就有至少十個大人物刻畫的道紋,甚至其中還有聖主的。
  地上的道紋蘊含的道韻雖消,但大道痕跡依在,聖主的大道痕跡更加恐怖,就算沒有道韻,也足以令人一目望去,心中劇震。
  恆古的氣息在聖宗遺跡中飄蕩,斷碎的遺跡群落,在向世人訴說著它往日的輝煌。
  上海邁動步伐,自然而然的避開了聖主遺留的道紋,朝著深處進發,看著一棵棵枯萎的神樹,他的心激盪不已,此地乃是聖宗分支木族的居住之地,而那些神樹,則是木族建起的大殿。
  “不知道這些大殿中是否遺留著什麼東西?”
  上海心中一動,順勢朝著其中一棵神樹大殿走去,可當他剛靠近的剎那,神樹大殿上散發出枯朽萎靡的恐怖力量,這是一種足以讓萬物生靈凋零的力量,根本就無法抗拒。
  當即,上海迅速停下,神色變幻不定的盯著神樹大殿,忽然目光注意到一旁有一根斷裂的枝條,這根枝條大約手臂粗細,上方佈滿了一條條的大道印痕,遲疑了片刻後,他一拳砸向枝條。
  轟!
  枝條晃動,但卻依舊完整。
  “好堅硬的枝條……”
  上海面露吃驚,雖然方才他沒釋放出威能,體魄力量也僅僅用了一半,但也足以震碎一座小型山峰了,砸在這根枝條上,竟連皮都沒蹭掉一點,盯著枝條片刻,拳頭捏緊。
  天魔九殞!
  九道本體極威乍現,宛若火山爆發般,強盛無比的一拳砸在枝條上。
  啪!枝條微微顫動了一下,但卻依舊完好無損,而地面依舊如初,連一條縫隙都沒砸出來。
  上海臉色微動,方才他可是調動了全部的體魄力量,以及體內的威能,可以說是全力一擊了,枝條居然與原先那般完好無損,可見這枝條的強韌度達到了何等程度。
  這還只是神樹掉落的一根枝條,而且上方的道韻早已消逝,只留下大道印痕而已,若是這根枝條還存活,恐怕強韌度將遠在想像之外。
  “好重……”
  上海吃驚的看著手中提起的枝條,只有一丈長,但卻蘊含著數十萬鈞的重量,若不是他乃是太古天魔軀,根本就無法抬起這根枝條。
  望了一眼神樹,上海舉起枝條,丟了過去,枝條被神樹中蕩起凋零力量給化為了飛灰。
  嘶……
  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氣,“還好方才沒有冒然走過去,不然下場不會比這枝條好多少。”
  遺憾的看了神樹大殿一眼,上海繼續朝前走去,每走過一座神樹大殿,他就丟出一根枝條,如同最初一般,枝條剛靠近神樹大殿入口,就被可怕的凋零力量給化為了飛灰。
  一路走來,上海嘗試了近百棵神樹大殿,結果都如同最開始一樣,無法踏入裡面。
  “嗯?我身上的聖文好像在消減了。”
  上海掃了一眼自身,只見身上的五色聖文由原本拇指粗細,縮減了近一成,“我待在這里大約一刻鐘了,按照這個時間計算的話,身上的聖文最多維持兩個時辰,也就是說我必須得在大約一個時辰左右就得沿著原路返回,不然就無法走出此地了。”
  聖宗傳承固然重要,但比起被困死,上海寧願還是不要聖宗傳承,反正他此番前來,只是抱著看一看的心態而已,從未奢求過自己能夠有機會獲得聖宗傳承。
  畢竟!
  五行族跨越了兩個時代,繁衍了不知多少萬代人了,卻沒有一代人能夠找出聖宗傳承,上海不認為僅憑自己就能做到,反正就來碰碰運氣吧。他也想過,縱使沒有聖宗傳承,五行族只要不滅族,崛起只是遲早的事,最多消耗時間長一些罷了。
  繼續加快了步伐,上海如電般掠向前方,但凡看到神樹大殿,他就踢起一根樹枝或是石板,當然他也沒報太大希望,權當試試罷了,在路過一棵較大的神樹大殿的時候,他踢出了一塊石板。
  啪!
  一陣脆響傳來。
  上海的心頓時泛起波瀾,迅速停下了步伐,只見那塊石板落在了大殿的門口內,並沒有像之前那般被化成飛灰,盯著大殿片刻後,他再丟出了一塊石板,畢竟這神樹大殿太恐怖了,連堅硬無比的樹枝都能瞬間化為飛灰,一旦踏入就是有死無生。
  而讓上海一直迷惑的是,為何之前水憐殿主沒有跟他說過神樹大殿的危險,難道是忘了?還是故意的?又或者水憐殿主並不知曉?具體如何,到時候出外再詢問一下,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啪!
  石板落入殿內!
  “應該是安全的,進去看看。”上海這才邁開步伐走了進去,同時撈起兩塊石板,以用來試探之用,踏入神樹大殿的剎那,他感受到了一股源自的荒古氣息,純樸而厚實。
  大殿內沒有任何照亮之物,但卻宛若白晝一般,整座大殿一片空曠,只有中央懸浮著一顆巨大的碧色神晶,這顆神晶的顏色已經黯淡了,只有最中心還殘留著一絲璀璨,神晶上方刻滿了古老的聖文,宛若碑文一般,又像是遠古的事蹟記錄。
  看著這一塊碧色神晶,上海體內忽然升起了一種莫名的親切之意,那種源自於血脈的傳承,讓他意識到,這碧色神晶並沒有任何危險,奇特的召喚感傳來,像是在呼喊他一樣。
  上海下意識邁著步伐,朝碧色神晶走去,越是靠近,他體內的血液流動就越快,彷彿要沸騰起來了似的,親切感越來越濃烈了,而蘊含在最裡面的蒼翠璀璨似乎受到了刺激,耀動得越加劇烈了。
  走近後,上海沒有任何遲疑,右手掌朝著碧色神晶印去,剛觸及的剎那,血脈交融感浮現而出,整顆碧色神晶彷彿活了一樣。
  叮的一聲,原本堅硬的外皮紛紛破碎,裡面化為了碧色液體,柔和的吸力傳來,心中祥和的上海被這股吸力慢慢的帶入到了最裡面,直至整個人的身體被完全吸納入內。
  “你終於來了。”聲音縹緲而虛無,彷彿從很遙遠的恆古跨越了萬千時空而來。
  “誰?”上海下意識問道。
  “你可稱我為祖靈。”
  隨著聲音落下,宛若汪洋的碧色液體迅速凝聚,如草木抽芽般,凝聚成為了一個巨大而五官精緻的面孔,宛若一具高達百丈的巨神的臉,整片碧色汪洋,就是它的軀體。
  “祖靈?”
  “是的!聖宗的聖木祖靈,我不是某個先祖或是某個人,是聖宗分支歷代先祖的意志形成的。”
  “歷代先祖的意志……”上海皺了皺眉,雖然弄不清是何意,但大體還是能了解,這位祖靈並非是人,可能是聖宗傳承下來的某一個部分,只不過以靈的方式呈現出來罷了。
  “與你所想的差不多。”
  “你能察覺到我的想法?”上海詫異道。
  “當然,祖靈擁有歷代先祖的意志,也擁有你的一部分意志,那是你身為族員天生就存在於血脈內的,你不用擔心,我不是人,沒有愛恨仇怨,也沒有任何感情和情緒。”
  “原來如此……”
  上海點了點頭,忽然他想到了什麼,目光一閃,旋即抬起頭問道:“既然你是歷代先祖的意志形成的,那你應該擁有聖宗傳承?或是知道聖宗傳承在何處吧?”
  “沒有,聖宗傳承不在我這裡。”
  “那在哪?”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上海徹底無語了,期待了半天,這祖靈竟然一問三不知,就這樣還號稱歷代先祖意志?
  “我知道!”祖靈忽然說道。
  “什麼意思?”
  “我知道傳承在何處,但是我無法告訴你,真正說來,不是我無法告訴你,而是你還不夠資格獲得傳承。”
  “為何?需要什麼資格才能獲得傳承?”上海趕緊問道。
  “你太弱了。”
  “我弱?”
  上海正要反駁,不過想到這祖靈乃是聖宗歷代先祖的意志後,也就沒爭辯下去了,在如今的五行族中,他確實是頂端的強者,但是放在妖聖時代的聖宗內,確實不夠起眼。
  “那需要達到什麼程度,才能獲得聖宗傳承?”上海繼續問道。既然有聖宗傳承的下落,那麼他自然不會這麼輕易就此放過。
  “達到衍化大道法則的程度,就勉強有資格獲得傳承了。”祖靈說道。
  “衍化大道法則……”
  上海愣在原地,呆呆的看著祖靈。
  每一個境界的高手,對大道的掌控都不一樣,如天道境界高手已經初步能夠運用大道,凝化天地之威了,而達到神道境界的大人物,隨手就可以打出極致的大道之威。
  這兩個境界,雖然都在運用大道,但一個是初步運用,另一個則是徹底執掌,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而衍化大道法則,那是只有達到聖主程度才能做到的層次了。
  竟要衍化大道法則,才能獲得聖宗傳承,而且還是勉強獲得傳承,沒錯,上海沒聽錯,祖靈說的確實是勉強,連聖主都只能勉強有資格獲得傳承,那聖宗的傳承該強到何等層度?
  “其餘傳承呢?”
  上海想到了水憐殿主等人的傳承,他們也沒達到聖主程度啊,就擁有傳承了,那聖宗的傳承應該不止一種。
  “你說的是小傳承?”
  “還有小傳承和其他傳承之分?”
  “有,有兩種傳承,一種為大傳承,另一種為小傳承,大傳承乃是聖宗真正的傳承,而小傳承在聖宗數不勝數,威力只能算勉強。”
  “威力勉強……”
  上海已經夠強韌了,還是不免遭受到祖靈的打擊,要知道當時的金殿之主施展的小傳承足以威脅到他的性命了。

chevron_left
chevron_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