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江喝茶微信

曜日尊王目光投向了上海,瞳孔微微一縮,“原本打算等以後有機會再解決掉你,看來現在不必等以後了,現在就先奪你命,封禁你的魂魄,交給兩位大人物來處置。”
  咻……
  鬼氣滔天,森寒凍結了虛空和大地。
  曜日尊王如同可怕的鬼魅,瞬息就出現在上海的前方,臨空一爪抓出,只見他的手指不知何時變得又細又長,指甲堅韌無比,這一擊沒有任何威能爆發,但卻讓上海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險。
  “想殺本尊王兄弟,你還早得很,給本尊王去死。”金魔尊王橫身一縱,瞬息擋在前方,金屬大道規則橫布,通天金臂砸出,宛若從蒼穹中落下的神祇之手,壓向了曜日尊王。
  強橫的規則力量,將四周的大道力量都封禁了,位於遠處的其餘尊王都不僅受到了影響。
  “哼!金魔尊王,你確實很強,但是那是之前,現在的你,根本就沒阻攔我的資格,給我退一邊去。”曜日尊王冷笑,眼中透著不屑,那一爪沒有收回,反而更加迅疾的抓了下去。
  嘭……
  橫布而出的金屬大道規則,當場被一爪捏碎,幽森而詭異的鬼氣無聲無息的侵襲而至,落下的通天金臂,被當場抓碎。
  什麼……
  金魔尊王臉色一變,這通天金臂乃是他以自身領悟的金屬大道規則所化。天地之間,三千大道之中,金屬大道的堅韌程度,僅次於土屬大道而已,而且還擁有著極致的鋒銳和攻殺之威。
  而金屬大道所化的規則更是將這等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縱使是之前四位尊王聯手,都未能傷到他分毫。
  可是,誰能料到,原本在尊王中實力最低的曜日尊王,竟在吸納了天煞地邪的珠子後,實力變得如此恐怖,連他的大道規則都能捏碎,而那隻枯瘦如乾枝的手,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眼看爪子抓向自己的心臟,金魔尊王神色一凜,不過他畢竟是尊王,修煉三千年之久,一生爭戰不計其數,震驚歸震驚,他已抽回了臂膀,雙目一睜,漫天金屬大道規則化成了護盾。
  嘭……
  護盾被一爪抓爆。
  金魔尊王被震退千丈才停止下來,而在他的胸膛上,多了一條抓痕,皮肉已經翻開,鮮血橫流,傷口深可入骨,而原本橫流的金色血液,竟在片刻變成了烏黑腥臭的顏色。
  有毒……
  金魔尊王臉色一變,忽然全身泛軟,所有力氣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樣,龐然的身軀搖搖欲墜,像是快要支撐不住了,而意識也出現了潰散的跡象,顯然這不是一般的毒性。
  其餘尊王見到這一幕,禁不住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
  金魔尊王是何等人物,領悟了大道規則的傢伙,竟被現今的曜日尊王一爪給擊敗了。
  “金魔尊王,我先處理了那小子,等下再來好好處理你。”曜日尊王咧嘴一笑,帶著滾滾鬼氣沖向了上海。
  “不好……兄弟,速退。”
  金魔尊王勃然色變,想要上前阻攔,但渾身顫抖不已,連動一下都要當場栽倒似的,這陰毒太過猛烈了,再看胸口,已經烏黑一片,森森寒氣從中散發而出,血肉已經被侵蝕了不少,甚至腐爛了。
  “兄弟,你先撐住,大哥盡快解除這陰毒。”金魔尊王咬牙,臨空盤膝而坐,迅速調動金屬大道規則來抵禦,可是這陰毒太厲害了,他只能讓大道規則遍體而過,將其控制在胸口處而已。
  他也想過將這些血肉切割下來,但是陰毒已入骨,就算切下來也沒用,依舊會被侵入。
  縱使金魔尊王沒有提醒,上海也已經催動天罡戒內的荒氣,催動起了碎體化光術。
  “小子,給我過來。”
  曜日尊王大喝,枯槁的右臂臨空一抓,恐怖的抓力撕碎了五千層虛空,將位於最深處的虛空風暴都抓碎了。
  呲……
  上海身軀破碎了,化光落入虛空之中,眨眼間已經出現在了千里之外,隨著身軀恢復過來,他猛地朝前一沖,一大口血噴了出來,神色也變得越加凝重,雖然方才沒被直接擊中,但蕩起的餘威,差點將他的身軀給震碎。
  沒想到,曜日尊王在吸納了兩個老怪的珠子後,實力會變得如此恐怖,就連領悟了大道規則的金魔尊王也擋不住他的一擊,而自身堪比半道器的身軀,也僅僅只能抵禦住餘威而已。
  說到底!
  二人的境界差距還是太大了,如果擁有大人物的境界層次,上海倒還有一戰之力,可惜他如今不過天道巔峰而已,而距離突破,還遙遙無期,也不知何時才能感應得到。
  咻……
  虛空沉陷,渾身鬼氣的曜日尊王踏空而出。
  這等鬼魅般的速度,讓上海心驚不已,瞬移千里之地,竟還能在下一個呼吸被追上,曜日尊王的速度也太恐怖了,以這等速度,就算自己施展再多的碎體化光術,也無法擺脫此人。
  咬了咬牙!
  上海取出了一顆天地神物九玄朱果的果實,當場吞服了下去,這乃是一種療傷的聖藥,對於傷勢恢復有著極大的奇效,之前他沒用,是有些捨不得,畢竟只要有一口氣在,吞服此物的話,就能立即恢復過來,相當於多一條命。
  此刻被曜日尊王追殺,身負重傷之下,上海無論發揮出什麼樣的能耐,都會大打折扣,所以他咬牙吞服了下去,若是自己死了,這天地神物丟著,也一樣會便宜其餘人。
  “九玄朱果……”
  曜日尊王瞳孔一凝,眼中的恨意更甚了,這九玄朱果乃是刀皇城的金器世家秘庫裡面的,而是他在五百多年前與神木尊王在一處秘地內找尋到的,費勁了千辛萬苦,一直捨不得用,所以由金器世家放在刀皇城秘庫內。
  卻沒想到,秘庫會遭受到上海洗劫,而如今此物還在眼前,被上海給當場吞服,曜日尊王的肺都要氣炸了。
  九玄朱果不虧是天地神物,隨著暖潤的感覺湧遍全身四肢,上海身上的傷勢以極快的速度在恢復著,就連受到重創的髒腑也徹底修復了,短短片刻,他的傷勢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天地神物的療傷效果實在太強了,可惜這九玄朱果只有兩顆,其中一顆給了玄天聖主,現在這一顆又被我服用了。”
  上海深吸了一口氣,九玄朱果的藥效並沒有耗盡,還有一半殘餘在體內,這讓他不由心中暗暗一喜,這對他來說可是好事,只要藥效不耗盡,不被當場摧毀身軀,就能夠快速恢復過來。
  “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曜日尊王勃然大怒,一爪橫空抓出,整片虛空徹底被禁錮了,這一爪的威力,比起先前還要恐怖,以其威力,無需施展任何大術,簡簡單單的攻殺,更是能夠發揮出怨鬼大道之威。
  怨氣越重,怨鬼大道之威就越強,正因為上海吞服了九玄朱果,以至於曜日尊王的怨氣更加濃厚,發揮出來的力量也更加恐怖。
  面對這至強的一擊,上海沒敢去力拼。
  咻……
  億萬重力湧現,一尊百丈大小的古鼎飛掠而出,通體渾濁,宛若太古混沌所化,萬座山脈的力量是何等龐然,迎向了曜日尊王的驚世一爪。
  “又是此物……”曜日尊王目露戒備之色,“你以為憑著此物就能擋得住?小子,你太天真了。”只見他橫空一閃,躲過了砸來的小鼎,億萬重力,哪怕是他身軀也承受不住。
  不過,對於此鼎,曜日尊王曾領教過。
  此物重力驚人,哪怕是尊王也會被當場砸死,但是當時上海是以威能揮動的,就像是搬起此物砸出罷了,只要避開,此物就沒多大效用了,以他如今鬼魅般的速度,避開不是什麼難事。
  繞過小鼎後,爪力不減反增。
  “嘿嘿!”曜日尊王冷笑,因為上海的脖子就近在眼前了。
  猛然!
  呼嘯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億萬鈞重力龐然而至,像是一座巨大的行星從高空砸落般。
  什麼……
  曜日尊王臉色陡然一變,顯然沒想到小鼎竟然還能被催動,當即他的背部被這股重力壓得咔咔作響,這還是催動的力量,若是被直接砸中,他絕對是有死無生。
  再看上海,目光堅韌。
  “臭小子,竟打算同歸於盡……”曜日尊王當即看出了上海的想法。
  無疑,若是他的爪子抓中上海,也會被身後的小鼎給砸中,屆時二人都會被對方滅殺。
  這是以死拼死的做法。
  所以,曜日尊王要殺上海,就會被殺。
  他自然不會選擇以自己的死去換上海的死,縱使他無比痛恨對方,但他卻是極為惜命,沒有任何猶豫,曜日尊王當即抽回手,不過卻是隨手一揮,洶湧的鬼氣打了出去。
  “小子,你還太嫩了。”曜日尊王冷笑,縱使不用爪子,以他如今的實力和能耐,要滅殺上海有著諸多的辦法,只不過他之前不想用而已,而是打算讓上海生不如死。
  可是,上海有小鼎護體,所以曜日尊王只能下殺手了。
  洶湧的鬼氣拍擊而來,致命的感覺襲來,上海意識到躲不掉了,只能去承受這一道鬼氣的力量。
  雷炎大道,天魔九殞,殘神術……
  “怒訣”!
  諸多底牌全部顯露而出,上海的威能瞬息增長了數十倍,可是他感覺還是不夠,縱使有殘神術將對方的鬼氣削弱了四成,但剩餘的六成,還是足以將他當場滅殺。
  怎麼辦……
  小鼎在後方,根本來不及抵擋。
  致命的危機襲來,上海的神經緊繃到了極致,眼看就要被滔天鬼氣給吞沒了,忽然體內天地湧現出了一縷血煞魔性,雖然只有一縷,但卻濃郁至極,隨著這一縷溢出,體內天地的血煞魔性不斷溢出。
  滔天血海橫生,至高無上的魔從血海中走出,它是世間的魔主,執掌著萬千魔道。
  修羅血煞……魔性……
  在上海化繭之際,二者相溶在了一起,然後詭異的消失了,原本他以為不會再見到了,卻沒想到二者融合成了修羅魔性,並藏入了體內天地之中,這修羅魔性比起原本的魔性更為可怕,殺意也更強。
  隨著修羅魔性浮現,上海的胸膛湧現出了一股驚天動地的殺念,赫然是那一件邪異神矛動了,它在顫動,它似乎在傳遞興奮之意……

chevron_left
chevron_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