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夜生活节

玄天聖主盤膝而坐,渾身激盪著強烈的佛光,小獸已將天地神物給其餵服了下去,可是似乎沒有什麼效果,佛光依舊強烈,搖曳的聖主氣息,時斷時續,隨時都可能會殞滅似的。
  獸王站於前方,滔天獸性沖天而起,沒有人敢靠近半步,不然就會被這股獸性吞噬。
  雖然形勢穩定了一些,但在場大人物都不是很看好玄天聖主。
  “看來,這一次聖主也是在劫難逃了。”
  “要不要幫一把?”
  “幫?你想找死不成?連七位尊王聯手,都奈何不了這兩個老怪,我等就算聯手,也不是對方一手之和。”
  “不是還有那個名為上海的傢伙麼?此人體魄強橫堪比荒獸,簡直就是一頭人形荒獸,以他的能耐,說不定能夠逆轉局勢也說不定。”有不認同的大人物開口說道。
  “逆轉?這位道友,你難道還看不清麼?這上海雖然極為逆天,但是他不過天道巔峰而已,方才與兩位老怪對抗,不過是因為聖主的防護罩幫其抵禦了九成以上的威能,不然早就被滅殺了。”
  “沒錯,他能夠與兩位老怪對抗,除去聖主所設的防護罩外,還有他超強的體魄。若是沒有防護罩,縱使他體魄再恐怖,一個照面都會被兩位老怪直接滅殺,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曜日尊王獲得兩位老怪秘法後,實力暴漲,連領悟大道規則的金魔尊王都被他一爪打傷,如今那位上海已經窮途末路了,絕對是必死無疑。”
  “咦?諸位道友快看。”一位大人物驚呼道。
  所有人紛紛放出靈識,瞬息達到了遠處,當感受到那恐怖至極的鬼氣撲向上海的時候,在場大人物都禁不住被攝得氣血翻騰,連他們距離如此遠都受到瞭如此影響,若是置身於上海所在之處,絕對是必死無疑。
  很顯然!
  上海撐不住了。
  眾位大人物都能看得出來,在這絕殺之下,哪怕是尊王也難以抵禦,更別說區區天道巔峰實力的上海了。
  “兄弟……”金魔尊王睜開雙眸,牙齒緊咬,雙目瞪得通圓,渾身上下禁不住顫動起來,猛地站起,譽要前去相救,豈知龐然的身軀微微晃動,差點一頭就栽倒在地上。
  嘭!
  一拳狠狠的砸在地上,金魔尊王死死的盯著曜日尊王,心中發下毒誓,如果上海難逃大劫的話,窮盡一生之力,他都要讓曜日尊王和金器世家後悔一輩子……
  海龍尊王無奈嘆了一口氣,他此刻在幫金魔尊王護法,無法脫身,不然四位虎視眈眈的尊王就會趁機出手滅殺金魔尊王,就算他此刻趕去,也來不及救下上海了。
  可惜!
  一位絕頂的逆天人物,擁有這般超強的能耐,還被雅宮主所看重,若是不殞落的話,他日將會有大作為。
  “如果雅宮主在此地,以她的超絕能力,倒是能夠將此子救下,可惜她已經離去了……”海龍尊王心道。
  驀然!
  已經快被鬼氣吞沒的上海,胸膛猛地衝出一道血色光柱,直接打入蒼穹之中,只見整個蒼穹劇烈晃動了起來,就連密布的邪氣都被當場給打穿了,雖然只有千里的區域,遠遠及不上至高聖主,但連至邪的蓋世人物所布的漫天邪氣都能打穿,可見這血色光柱威力有多可怕。
  轟……
  浩瀚的鬼氣當場被血色光柱震碎。
  眼前的異變,令在場的大人物們,禁不住大為震驚,一個個愕然的遙望著天際處。
  什麼……
  其餘尊王也是大驚不已。
  只見上海胸膛上,凝聚著一團拳頭大小的修羅血海,裡面有著無數的強者和大人物的屍體在血海中漂浮,雖然這些屍體已經失去生息已久,但他們身上密布的強大道紋,證實了他們在活著的時候,絕對非一般的人物。
  而此刻的上海,竟在迅速變化著。
  他的頭髮變得烏黑光亮,彷若漆黑的暗夜,每一根都晶瑩閃爍,並不斷的延伸生長,直至腳底處,這些頭髮像是強大無比的重器,散發出恐怖的威能氣息,而他身上的金黑紋路也在變化著。
  一縷縷的血色紋路迅速在皮膚上攀附,與金黑紋路交錯在一起,每一條紋路的延展,都充滿了一種極致的神韻,像是從遠古時代以來,就存在的一種先天的極致力量。
  於此同時,上海黝黑的眼眸也變了,眼白完全漆黑一片,整個眼瞳充滿了攝人的魔性,就連在場大人物們望上一眼,都有種被其攝中,心神莫名顫栗的感覺。
  神靈……
  不知為何,在場大人物們看到此刻的上海,不由想到了遠古傳說中執掌荒宇真諦的神靈。
  咻……
  驚世殺意湧現而出,胸膛上的修羅血海瞬息蔓延而出,竟隱隱與虛空中的邪氣對抗,與此同時,一柄烏黑的古樸長矛從上海胸膛穿射出來,散發出令人窒息的殺念。
  矛尖上,那一滴鮮豔的至高聖主精血,釋放著強絕的至高聖主之威。
  時間和空間,彷彿在瞬息凝固了。
  霎時!
  在場大人物們渾身如墜冰窖,連魂魄都在顫抖,縱使是諸位尊王,也有些心神恍惚。
  “這是什麼道器,竟如此可怕……”
  “連本尊王都有種不能硬接的感覺……”
  “難道是大道器?”
  在場尊王不由交流了起來,每望向那柄邪異神矛一眼,他們都有種無法抵禦的壓力,甚至心底還湧現出了兇機。
  “不是大道器,是遠古的古器,不對……古器雖有特殊效用,但卻無靈性,這柄破舊的長矛,竟蘊含著滔天靈性……”神木尊王凝視著那柄邪異神矛,他乃是金器世家的一員,在法器的辨識上,比起其餘尊王要高得多,不過他也難以一時辨認出這邪異神矛。
  啪嗒……
  邪異神矛落入上海手中,只見他五指劇烈抖動起來,顯然是邪異神矛在抵抗著他的執掌。
  “還不為我所用?”
  上海雙目一睜,滔天魔性湧現,邪異神矛竟僵了一下,顫抖的五指猛地合併,整柄邪異神矛徹底被他執掌了。
  頓時間!
  天地風雲變色,無盡血海沸騰,萬千浮屍抖動,驚世殺意全部灌入了上海的體內。
  呲……
  眼中冒出如實質般的殺念,上海通體更是煥發出無以倫比的浩瀚威能,驚世殺意鋪天蓋地的蔓延而去。
  “哼!你以為擁有這等強絕之器,就能與本尊王對敵?真是可笑,你實力不過區區天道巔峰,此器你根本無法完全駕馭,不能駕馭之物,還敢拿出來用,真是不知死活。你根本不配用此器,還是讓本尊王來用。”曜日尊王目光死死的盯著邪異神矛,此物一出,天地風雲為之色變,哪怕是道器的出現都無法釋放出如此恐怖的異象。
  若能奪得此物,戰力必將攀升到絕頂層次,縱使恢復原本實力,持有此器的話,就算面對天煞地邪兩位老怪也全然不懼,雖然二者是在合作,但卻也是在相互利用而已。
  “拿來!”曜日尊王揮動鬼氣,一爪臨空抓來,如同鬼魅一般,瞬息就來到了上海身前。
  “兄弟小心……”
  金魔尊王趕緊提醒,方才他就是被這一爪抓中,以至於陰毒入體,徹底喪失了戰力,如今還未完全恢復過來,以他的境界和層次,倒還能抵抗,但是上海只有天道巔峰而已。
  猛地!
  上海右手一抖,邪異神矛刺出,沸騰的修羅血海隨之蔓延而出,濃郁無比的肅殺之意,竟讓在場的尊王和大人物們都感到心中泛寒,連心神都遭受到了殺念的影響。
  咻……
  邪異神矛瞬息穿透了濃烈的鬼氣,激蕩的血海將鬼氣全部盪碎,鋒銳的矛尖刺向了曜日尊王枯槁的手。
  這隻手堅韌無比,連金魔尊王的金屬大道規則都能抓碎,可是在抓到矛尖的那一刻,曜日尊王臉色變了,因為他感受到了源自蒼古的殺念,那是無以倫比的肅殺之意。
  在修羅血海深處,他看到了一具屍體,那是一具沉睡的至高聖主的屍體,早已失去了一切生息。
  不好……
  曜日尊王大驚失色,趕緊抽回手。
  咔嚓……
  一陣劇痛傳來,曜日尊王的手臂被刺穿了,整隻臂膀連同骨頭,從手腕一直延續到肩膀位置,最後從背部穿透而出,更讓他驚懼的是,渾身血肉竟快速向邪異神矛流轉過去。
  沒有任何猶豫,曜日尊王咬牙扯斷了右臂,看著那柄恐怖的邪異神矛刺來,他臉色煞白,哪還敢再抵禦,在這邪異神矛之下,無論是自身的大道還是威能,都如同一張薄紙似的,他趕緊轉身奪路就逃。
  上海通體煥發著驚天魔性,持著邪異神矛,追殺了過去。
  眼前的一幕,頓時令在場的大人物和尊王們目瞪口呆,形勢變化太快了,快得他們都難以反應過來。
  原本就要被曜日尊王滅殺的上海,竟逆轉了局勢,並持著一件神秘的可怕之器,將曜日尊王的右臂給刺穿了,最後還令曜日尊王不敢力敵,只能返身逃匿……
  如此變故,實在令人瞪目結舌,而對於上海層出不窮的手段,在場的大人物和尊王們恐怕這一輩子都難以忘記,修煉千年以上,他們別說見過,連聽都沒聽說過。
  哪怕是古籍記載的昔年聖主年輕時候,以天道巔峰的實力,也不過堪比尊者層次而已,而上海竟已能追殺尊王了,雖然有很大原因是那一件邪異神矛的恐怖,但能夠執掌此物,已經足以證明其可怕的潛力了。
  曜日尊王憋悶無比,肺都要氣炸了,接連數次都在上海手上吃虧,上一次是被金魔尊王和紫狐二人夾擊,不得不負傷離去,這一次本有滅殺此子的機會,可是卻又被對方扭轉了局勢,反過來被其追殺。
  咻……
  邪異神矛刺來。
  察覺到後方兇勢,曜日尊王神色猙獰,趕緊避讓開來。
  只要不被邪異神矛刺中,他倒也不懼上海,只要拖一段時間,就可以逆轉局勢了,他相信,邪異神矛這等威力恐怖的重器,執掌起來,需要的代價不小,只要拖下去,上海消耗貽盡,就能將其滅殺了。
  陡然!
  一股莫名的感覺襲來,曜日尊王渾身鬼氣消失了,而他的氣勢迅速降低到了極致,原本的光屬大道雖然浮現而出,但被怨鬼大道壓制得太久,一時之間竟無法恢復到極致。

chevron_left
chevron_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