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宝贝自荐

突然到來的落差感,令曜日尊王的身軀猛地一僵,飛掠的速度驟然降低了下來。
  “曜日師弟,小心……”神木尊王勃然色變,趕緊喝道。
  呲……
  邪異神矛穿透了護體的光屬大道,從曜日尊王背部刺穿而過,只見矛身一抖,驚世殺念湧入他的體內。
  “怎麼會……這樣……”曜日尊王緩緩轉過頭,無比怨恨和不甘的盯著上海,但更多的是絕望,因為他生機已快滅絕,原本打算爆體同歸於盡的,可是威能卻被驚世殺念給禁錮住了。
  嗡!
  曜日尊王精血瞬息被邪異神矛吸納,整柄矛身一亮,像是複甦了一樣,只見它劇烈顫動起來,似乎要脫離出上海之手。
  五指緊捏,上海身上的修羅魔性壓製而下,再度將邪異神矛的抖動給壓制住了。
  此物兇性太強了,若不是上海之前化繭之後,修羅血煞與魔性融合,成為修羅魔性的話,還真無法掌控這柄驚世神矛,不過他也只能執掌片刻而已,根本無法將之完全執掌。
  “曜日師弟……”
  神木尊王悲戚的聲音傳來,一把扶住被震飛的曜日尊王的屍體,兩行老淚縱橫,二人在金器世家之中,一同修煉了兩千餘年,二人關係極好,卻沒想到曜日尊王會在此刻殞落。
  死了……
  曜日尊王死了……
  在場的大人物們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
  其餘尊王望向上海的目光,充滿了忌憚和古怪之色,特別是三位聖地的尊王,臉頰緊繃,渾身威能運轉,連曜日尊王都擋不住那柄古怪的神矛,更何況是他們……
  陡然!
  兩股滔天的鬼氣湧現,天煞地邪再度出現在天幕之上,不過他們的氣勢比起先前要弱一些,顯然是施展了秘法所致,這兩個老怪的眼瞳中透著驚愕,他們萬萬沒想到上海的命會硬到這等程度。
  此刻!
  持有邪異神矛的上海,在兩位老怪眼中,是最具威脅的,方才二人俯身在曜日尊王身上,能夠感受到這柄邪異神矛的恐怖,一旦被刺中,縱使是他們也無法抵禦這邪異神矛之威。
  咻……
  上海手持邪異神矛,橫空而立,目光炯炯的望著兩位老怪。
  難道在滅殺了曜日尊王后,上海打算對兩位老怪下手了?
  在場大人物們和諸位尊王都禁不住猜測。
  至於神木尊王,只是抱著曜日尊王的屍體,默不吭聲,沒有任何舉動,顯然他也清楚,自身根本無法與持有邪異神矛的上海對敵,除非他有把握一擊轟碎上海的身軀。
  可是,偏偏上海的體魄強橫至極,縱使是尊王也未必能夠在一擊之下將之轟碎。
  而且!
  還有海龍和金魔兩位尊王在場,如果他出手的話,二人定會出手阻攔。
  看著上海,天煞地邪兩位老怪恨得牙癢癢,可是卻又奈何不了他,這種感覺讓這兩位活了七千餘年的老怪心中吐血不止,曾幾何時,他們會被一位小輩被逼到這等進退不得的程度?
  虛空上!
  上海與兩位老怪對峙,二者一動不動,氣氛顯得極為怪異。
  一位天道巔峰的高人,竟然震懾了兩位半聖主層次的老怪,讓對方進退不能,只能僵持於原地。
  若不是親眼所見的話,觀望的大人物和尊王們,打死也不會相信天道巔峰的高人能夠震懾兩位半聖主層次的驚世人物。
  陡然!
  一道龐然的木屬大道之威氣息湧現,將二者的僵持打破了。
  “嗯?”
  “誰發出的氣勢?”
  “難道是玄天聖主恢復了?”
  “不是,聖主擁有的乃是蓋世之威,這威能氣息,似乎要弱得多,是尊王的氣息……”
  “神木尊王,他……”
  所有大人物和尊王們紛紛望去,驚愕的看著神木尊王,只見他滿臉木然,雙瞳潰散,彷彿看透了一切生死似的,而此刻的他,已經橫穿到了玄天聖主所在的區域中。
  吼……
  驚天巨吼從獸王身上湧現,只見他化身為一尊絕世巨獸,撲向了神木尊王,鋒銳無比的爪牙抓了過去,竟將木屬大道洞穿了些許,帶著一絲破碎的衣角落在遠處。
  呲……
  獸王左胸被一掌拍碎,從胸口洞穿到背部,蘊含著獸性的血液橫流,不過他依舊站於原地,生息不絕,生命力之頑強,令人震驚,更讓人吃驚的是,雖然他只抓破了神木尊王的衣角,但這等能耐也是極強的了。
  神木尊王沒有任何停留,直接沖向了玄天聖主。
  “臭小子!你不是要救玄天聖主麼?本尊王就將他滅殺,失去聖主這個依仗,你絕對活不過明日……”神木尊王的神情有些癲狂,顯然他已經陷入了瘋態,完全不顧一切了。
  不好……
  上海臉色一變,當即扭身持著邪異神矛殺了下去。
  但是!
  此刻前去援救,已經來不及了。
  金魔和海龍尊王二人神色一沉,海龍尊王欲要救援,可相隔甚遠,遠水救不了近火。
  滔天木屬大道之威湧現,神木尊王雙目通紅,全身碧綠,他不只是揮動了全部威能,甚至將全身的精血都燃燒了,他已經瘋了,不顧一切,哪怕是自身修為損耗,甚至精血耗盡而死,都要滅殺玄天聖主,毀掉上海的依仗。
  這等威能,縱使同為尊王的海龍等人,都感到心顫,神木尊王這是在拼命,一位尊王拼死一擊,哪怕是同境界的尊王,也得退避其鋒,否則非死既重傷。
  玄天聖主身上的蓋世之威只剩下一縷了,而且此刻他所用的也不是本體,再加上再世佛陀的抵制,縱使身為聖主,在沒有反抗能力之下,面對神木尊王的拼死一擊,絕對會當場殞落。
  “哈哈……聖主,能殺一位聖主,我也不枉此生了。”神木尊王昂頭大笑,驚天的木屬大道威能鋪天蓋地席捲而下,這股威能過於龐然,就連他都難以承受,身軀上頓時密布裂痕。
  轟……
  木屬大道威能轟在了玄天聖主之上。
  時間彷彿靜止在了這一刻,所有人澀然的看著,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等變故,神木尊王竟爆發出全部威能對玄天聖主拼死一擊。
  萬里大地消失了,連聖主防護罩都隨之消逝,至於聖童,已經不見了踪影,顯然是被滅殺了。
  噗……
  神木尊王吐出一大口血,神情萎靡,他的生機在逐漸消逝,這拼死的一擊,耗盡了他所有的精血和壽元,就算他現在不死,也活不了多久了。
  “哈哈……哈哈……”
  神木尊王昂頭狂笑,聲音充滿了淒寒,但卻又充滿了報復後的愉悅,笑到一半,聲音戛然而止,緩緩轉過頭,冷冷的望著上海,怨毒的說道:“上海,雖然我們金器世家損失了兩位尊王,但也值了,滅殺一位聖主,還搭上你這位小子……絕對值了,哈哈……”
  再度狂笑了兩下,神木尊王身軀僵住了,他的生機已經全部喪失,赫然是他自己選擇自盡了,就算活著,他也活不了多久,一身修為早已耗盡,已經徹底是個廢人了。
  神木尊王死了,雖然是自殺的,但卻是因為上海逼的。
  滅殺一位尊王,又逼死一位……
  可是!
  卻搭上了玄天聖主。
  驀然!
  蓋天的邪氣覆蓋而下,恐怖的邪意,令在場的大人物和諸位尊王們反應過來,心神不斷晃動,似乎受到了邪氣的侵蝕,就連尊王們臉色都一陣煞白,因為他們的意識正在漸漸變得模糊起來。
  “大家速速離開此地……”
  “走!”
  “玄天聖主已死,諸位各自保命去吧。”
  在場大人物和尊王們,趕緊退離,至於那些強者,除去幾位資質特別優秀的被宗門內的大人物帶走外,其餘的都沒人去理會,此刻諸人都自身難保了,豈會去理會其餘人。
  “想走?”
  怪笑聲傳來,天煞地邪兩位老怪橫立當空,漫天鬼氣,將方圓萬里區域都封禁住了。
  “還是乖乖的成為老身的食物吧。”地邪舔了舔舌頭,雖然臉部早已被砸出了大窟窿,但卻不妨礙她的舌頭活動。
  “兩位前輩,我等方才可是幫過你們。”三位聖地的尊王臉色一變。
  “幫過我們?”
  “兩位前輩,我等是三大聖地尊王,與二位有所淵源,算起來我們都算是二位的後輩,何不網開一面?何必趕盡殺絕。”北境聖地的尊王沉聲說道。
  “淵源?”
  “昔年天一和臨天聖地毀我們勢力,追殺我們的時候為何不談淵源?此刻你們竟來跟我們談淵源?太遲了。”
  “行了,看來當年的份上,給你們個自行了結的機會。”地邪說道。
  三位尊王臉色越加難看起來,目光滿是懊悔,雖然知道這二人不守信譽,但卻沒想到會如此決絕,竟一點情面都不顧及,自行了結?三位尊王可不會這麼做,當即出手了。
  “不自量力。”天煞揮動手中的旗子,霎時百萬鬼影浮現,瞬息將三股強橫的威能和大道吞噬得一干二淨,而三位尊王也被百萬鬼影籠罩,被徹底禁錮在了原地。
  至於逃逸的大人物,也被旗子內溢出的鬼影給圈住了。
  僅僅一個呼吸,所有大人物和三位欲要逃離的尊王,都被天煞用旗子給禁錮在了原地,連動都不能動分毫。
  做完這一切後,天煞地邪目光投向了下方的上海等人。
  “小子!輪到你了,能死在陰鬼皇手上,你這輩子算是值了。”天煞揮動旗子,口中默念,只見旗子越長越大,而上方鬼影重重,方才放出的百萬鬼影紛紛顫動了起來,像是在懼怕什麼。
  陡然!
  巨大的青面獠牙陰鬼皇從旗子鑽出,瀰漫的鬼氣竟將四周的強者生機全部剝奪,就連禁錮的一些大人物都被吸走了大半的生機,在吸食這些生機後,陰鬼皇身上的氣勢變得恐怖無比。
  就連釋放出此物的天煞,都已經退到了一側,目光帶著一絲敬畏。
  “陰界鬼皇……天煞老鬼,你竟放出這種禁物……”金魔尊王渾身一震,神情悚然色變,這陰界鬼皇乃是大荒世界的禁物,這等禁物是不允許被放出的,一旦此物成長起來,將無人能夠限制得住。
  曾經!
  在萬古歲月之後,就有一個禁物被放出,整個大荒世界窮盡所有強者,損失了大半,才將那禁物滅殺,據說連聖主都在當時的大戰中殞落了,可見禁物到底有多可怕。

chevron_left
chevron_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