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OH

這些禁物源自於大荒世界的各個神秘層面和空間之中,它們是如何產生的,至今還沒人能弄清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些禁物擁有著恐怖的力量,大部分甚至還擁有著特殊的可怕神通。
  從太古時代開始,禁物就已經存在了,幾乎每個時代都會有它們的身影。而它們的出現,幾乎都會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由於禁物形態各異,有獸類,也有人形,更有著一些特殊的形態存在,所以它們區別於荒獸和異獸,甚至是其餘古族。
  在最古老的文獻中,曾有所記載過,遠古時代位列頂尖的荒獸,與禁物有著極大的淵源。
  禁物有強有弱,但是最弱的禁物對於修煉者來說,也是極為可怕的,因為它們擁有著極強的成長能力,一旦成長起來,必將會成為大患。
  所以!
  為了防止禁物侵入,大荒世界歷代前輩費盡心思,將幾乎所有層面的禁物都封禁了。
  可是!
  依舊還是有一些禁物解禁來到大荒世界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一些邪惡的修煉者招來的。
  嘶……
  陰界鬼皇剛出現,鼻子猛地收縮。
  已經甦醒的強者們還未反應過來,渾身一晃,已經倒在了地上,而在他們的頭頂上,縷縷類似白霧般的人影浮現,連連掙扎著,但卻無法掙脫,最終被陰界鬼皇吸入了鼻中。
  當即!
  大部分強者的生息斷絕,連同幾位大人物也是如此。
  吸納魂魄……
  在場之人無不悚然色變,一個個臉色無比煞白,方才那些白霧般的人影,顯然是強者和大人物們的魂魄,這些人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吸走了魂魄,徹底失去了生息。
  魂魄!
  乃是生靈的根源所在,失去了魂魄,不但等於失去生命,還會失去再度輪迴的機會。
  死!
  對於修煉者來說,他們並不怕,因為在踏上修煉一途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了,大不了一死之後,來生再修煉就行了,可若魂魄喪失的話,那再世的資格都會徹底喪失。
  縱使是尊王們,也是滿臉凝重,眼神中透出一絲畏懼之意。
  “嘎嘎……”天煞怪笑了起來。
  陰界鬼皇實力極為恐怖,當初他們也是機緣巧合遇到此物,不過當時的陰界鬼皇很虛弱,實力不強,才被他們收服了,但是,縱使是最虛弱的時候,他們也差點喪命。
  經過百餘年的培育,如今的陰界鬼皇更加強大了,縱使是天煞地邪兩位老怪,都不敢輕易將之放出,以免到時控制不住,反噬自身。
  “去吧,吸納魂魄去。”天煞打出各種印訣。
  咯咯……
  古怪而滲人的怪笑從陰界鬼皇身上傳出,聽聞到這聲音的大人物們,皆感到識海中的魂魄在晃動,彷彿隨時都會溢出,他們趕緊穩住心神,但臉色卻是更加難看了。
  已被禁錮的大人物們,見到陰界鬼皇來襲,更是嚇得六魂無主。
  咻……
  陰界鬼皇穿透過禁錮,從一位大人物的背後出來,而在它的嘴裡,有著一團濃郁的人形白霧,這團人形白霧連連掙扎,卻始終無法掙脫,只見嘴巴一合,大人物的魂魄被咬碎了。
  這一幕,令在場大人物心寒不已。
  吞食完後,陰界鬼皇再度朝下一位掠去,速度驚人無比,瞬息就到,兩位老怪所下的禁錮,根本無法阻止它。
  “就算死,我也不會讓你吃掉……”
  大人物咬了咬牙,身上密布火屬大道紋路,全身精血逆轉,身軀迅速膨脹,明顯是拼死爆體。
  轟……
  驚天震響傳來,禁錮被炸碎了,漫天火焰焚燒,將蒼穹都灼出一個大坑來,而衝擊而下的陰界鬼皇,被這股恐怖的自爆力量給震成了碎片。
  死了?
  其餘大人物紛紛大喜。
  就連尊王們都禁不住暗暗鬆了一口氣,這等禁物若是將自身魂魄吞噬的話,那還真比死還要慘,他們也想過,實在萬不得已的話,就自爆而死,至少魂魄還存在。
  陡然!
  陰界鬼皇的碎片紛紛聚合,眨眼間又恢復了原樣,而那個自爆死去的大人物所處之地,一道魂魄顯化,掙扎著要逃離,但卻被陰界鬼皇一吸,瞬息就納入了嘴裡,被嚼成碎片。
  還是逃不掉……
  諸位大人物宛若墜入萬年冰窖,心寒到了極致,連爆體了都逃不脫被吞噬魂魄的命運……
  “嘎嘎!陰界鬼皇乃是異化魂魄,天地大道難傷,你們還是放棄反抗,慢慢等待著鬼皇將你們魂魄吞噬吧。”天煞昂頭怪笑。
  “鬼皇,先吞了那小子的魂魄。”地劫指向上海,面色猙獰,嘴巴上的大洞還在流淌著腥臭的污血,隨著她連連打出印訣,正撲向其餘大人物的陰界鬼皇,迅速調轉,朝著上海掠去。
  “兄弟,快退……”金魔尊王焦急道。
  此刻他已經將陰毒解開了些許,只需要十餘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夠徹底解除,暫時無法上前幫忙。
  不容金魔尊王開口,上海持著邪異神矛,已經朝後退去了,與此同時,左拳轟出,金黑神芒爆射,打在陰界鬼皇身上,強猛無匹的體魄之威,竟透過陰界鬼皇的軀體而過。
  “這陰界鬼皇身軀乃是魂魄組成,威能很難對它造成傷害,這相當於立身於無敵的境界了,世間還有誰能夠對付得了它?”上海心驚道,同時不斷施展出神秘步伐,瞬息橫越萬丈。
  總是如此,還是險象環生,好幾次都差點被陰界鬼皇抓中。
  陰界鬼皇的速度太快了,上海全力推動神秘步伐,才堪堪躲避而已,但躲久了,始終會有疏漏。
  咻……
  一道微弱的氣流湧過,上海忽然感到身後有異,頓時忽然感知到陰界鬼皇的氣息,赫然它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如此快的速度,實在讓人震驚,致命的危險氣息襲來。
  就在上海一步跨出之際,猛然察覺到體內的修羅魔性躁動了起來,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達到承受的極限了,若再繼續下去,修羅魔性將會侵占他的意識,就算不被陰界鬼皇滅殺,也會被修羅魔性佔據。
  與此同時!
  邪異神矛劇烈顫動起來,澎湃的殺念脫離了上海的掌控。
  這突然間的變故,令上海措手不及,隨著修羅魔性消退,血海晃動之下,竟令他的步伐微微一滯,雖然只是這一滯,但卻讓他陷入了萬劫不復之地,身後的陰界鬼皇已經撲來了……
  “兄弟……”
  “上海……”
  金魔和海龍尊王二人大驚失色。
  驀然!
  一道怪叫傳來。
  “咕!”
  一隻土黃色的小獸舉著一根金色骨棒高高跳起,只見它張開了嘴巴,吐出一口氣,宛若道始之息,整片虛空徹底凝固了,時間瞬息停止了下來,所有一切,所有人,哪怕是陰界鬼皇也靜止住了。
  “小傢伙……”
  唯獨上海依舊能夠感知得到,但是他卻是動不了,讓他心震不已的是,小獸竟擁有這般逆天的神通。
  操控時間……
  這等逆天神通,在遠古傳聞中,只有傳說中的神靈能夠做到,而小獸竟然能夠做到這一點,實在太讓人震驚了。
  在吐出那一口氣,凝固時間後,小獸渾身顫抖了起來,臉色也頗為不好看,顯然已經快支撐不住了。
  雖然只有一瞬,但對上海來說,已經足夠了,身軀無法動,但他的心神和威能還是能夠施展的,看著眼前的陰界鬼皇,心念一動,小鼎轟的出現,帶著億萬鈞重力砸向了陰界鬼皇。
  轟……
  巨響傳來,陰界鬼皇被砸碎了。
  就在這一瞬,小獸身軀癱軟,倒在了地上,凝固的時間再度流逝了,比起先前快了一些。
  這時!
  爆開的鬼皇再度凝聚。
  又恢復了……
  上海臉色一變,沒想到小鼎都砸不死這只禁物,就在他思索著該如何脫身之際,小鼎忽然抖動了起來,整個鼎身上浮現出了無盡的恆宇,萬千星芒閃耀,就像蒼穹被它給吞吸了一樣。
  在恆宇環繞之下,鼎蓋竟自主的緩緩開啟了。
  恢復過來的陰界鬼皇,似乎感受到了危險,趕緊飛掠,它的速度如光般,瞬息穿透了虛空。
  咣……
  恆遠遼闊的聲音傳來,彷彿時代開闢之音。
  飛掠離去的陰界鬼皇被吸了過來,它連忙掙扎,猙獰的神色上滿是恐懼,嘴裡不斷發出令人心寒至極的怪叫,可還是掙脫不開,瞬息被收入了小鼎內,而開啟的頂蓋啪的蓋合了。
  轟……
  天煞手持的旗子突然炸開了,掌控著這根旗子的二位老怪,紛紛發出怪叫,只見無數的鬼影浮現在他們身周,似乎已經失去了控制,迅速啃食著二人,他們的身軀和魂魄,眨眼間就被啃食掉了。
  陰界鬼皇被小鼎鎮壓,兩位老怪身死,變故來得太快了,眾人一時之間難以反應過來。
  “死了……”
  “死得好!”
  “哈哈!重獲自由了。”
  脫身的大人物們紛紛露出劫後餘生的喜悅。
  可是!
  喜悅沒有持續多久,因為瀰漫整片蒼穹的邪氣之上,露出了一道黑影,瀰漫出的蓋世之威,令眾人的笑容僵住了,沒有了聖主的防護罩後,直面對這位至邪蓋世人物,眾人才感受到境界之間的差距帶來的壓力有多可怕。
  噗……
  大人物們紛紛吐血。
  而尊王們氣血抖動,臉色慘白,更讓他們絕望的是,渾身威能和大道彷彿被禁錮了一樣。
  僅僅只是威壓而已,至邪的蓋世人物連手都沒動,就讓在場的所有大人物和尊王都失去了反抗能力。
  這就是蓋世人物的威壓麼?
  諸人心顫不已。
  哪怕是尊王,連一點反抗的想法都沒有,他們甚至能夠感受得到,若是至邪的蓋世人物動一下手指,都能將在場所有大人物和尊王滅殺。
  陡然!
  虛空無邊無際的邪氣湧下,宛若天塌了一樣。
  在場的大人物,身軀紛紛出現裂痕,然後接連到底,而尊王們七孔溢血,就連金魔尊王也不例外,嘴角都被震出了一縷金色血液,而他的身軀也出現了諸多裂痕。
  上海還好一些,他的體魄最強,不過也被壓得皮膚綻裂,看著不斷下落的邪氣,心沉到了谷底,而手中的邪異神矛也快掌控不住了,心頭不由有些不甘,努力到最後,最終還是得落個殞落的結局麼?
  噠!
  清脆的聲音傳來,宛若水滴打在葉面上似的,充滿了自然的韻味。
  落下的邪氣停滯住了。
  虛空中泛起了點點波瀾,只見一顆拳頭大小的種子浮現而出,這顆種子頗為奇特,彷彿世間所有種子的外形都刻印在它的上方一樣。
  蒼穹上方,一滴滴晶瑩剔透的液體滴落而下,充滿了無盡的馥郁芬芳,彷彿仙液般,灌入種子之中。
  咔嚓!
  殼裂開了,嫩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開來。

chevron_left
chevron_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