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最顶级的酒吧

嫩芽以天地為土,紮根於虛空之中,此物並非是異象,而是真實存在的,而在上方,佈滿了木屬大道的真諦,這才是真正的木屬大道,由天地所化的最純粹的本源。
  在場修煉木屬大道的大人物們見到這些真諦,無不驚喜交加,這些紋路對他們來說,任何一條都是驚世之寶,只要能夠銘記下來,他日專心參悟的話,無論是修為還是境界都會有不小的提升。
  天機!
  這絕對是木屬大道修煉者的機緣,修煉其餘大道者也是頗為欣喜,雖然所脩大道不同,但大道乃是天地所化,殊途同歸,對他們來說,也有著很大的借鑒作用。
  呲呲……
  虛空深處瀰漫出了浩瀚的生機,蒼穹頂上,無數星辰相互呼應,一道道的生機從九天之上落下,穿透了至邪的蓋世人物的邪氣,落在了嫩芽上方,隨著生機湧入,嫩芽迅速生長。
  一株人形的神樹蔓延而出,各種蔓藤環繞如同經脈般交錯,晶瑩剔透的人形神樹越長越像人。
  而這株神樹中,散發出令人窒息的生息。
  浩瀚無盡的威勢,令大人物和尊王們心顫不已,甚至有種跪地沒頂而拜的念頭。
  上海在這株人形神樹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玄天聖主……”
  上海神情上滿是激動,沒錯,他能夠感受得到,確實是玄天聖主的氣息,而且極為強烈,再也沒有之前那種微弱的感覺。
  二者之間,有著傳承的聯繫,上海自然是第一個感受到的。
  而且!
  在這人形神樹上,上海有種熟悉的感覺,就像是自己當初化繭一樣,雖然二者在外形上不大相似,但是本質上卻是有很大的相同點,這應該是玄天聖主的際遇和造化帶來的蛻變。
  再生的蛻變。
  木屬大道,乃是天地大道中最為神秘的大道,因為它執掌著萬物生機,這是其餘大道所沒有的。
  玄天聖主能有這樣的際遇,上海猜測應該是他乃是從萬古時代就活到至今的人物,能夠活如此之久的人,已是大荒世界的特例了,而且玄天聖主這無數万年來都在感受木屬大道,並將這大道感悟到了前人所沒有的程度。
  萬古時代至今,至少都有數十萬年了。
  縱使是至高聖主的壽元也只有十分之一而已,哪怕一生都在領悟自身的大道,都未必能夠及得上玄天聖主深刻。
  而且!
  玄天聖主一直都在一處地方,無數万年都沒動過,也就是說,他相當於整整閉關了一個時代,這一點誰能與之相比?沒有人,根本就沒人能夠在閉關時間上比得上他。
  再加上經歷了諸多磨難,特別是在成為聖主後,又死而復生,這一點在歷史上,其餘聖主身上都沒發生過,這一切種種,注定了玄天聖主的不凡,也注定了他能夠再度重生。
  呼……
  一口渾濁之氣從人形神樹嘴裡吐出。
  霎時!
  已被邪氣侵蝕,淪為荒蕪的十萬里大地,頓時冒出了大量的綠芽,並迅速生長,瞬息佈滿了綠意,浩瀚無盡的生機升空而起,完全抵禦住了虛空中的邪氣,並隱隱蓋壓了過去。
  人形神樹睜開了眼睛,雙瞳如大荒世界所有草木的縮影,山川河流,生長的所有草木都像是被其徹底掌控了一樣,就連在場的大人物和尊王們,都有種置身在人形神樹的眼中似的。
  緊接著!
  人形神樹上泛起了碧綠神芒,廣闊無垠的生機沉沉浮浮,只見一名中年男子從碧綠色光芒中走出,鬚髮根根蘊含著極致的木屬大道韻律,一舉一動之間,竟引動了方圓五十萬里大地的生機。
  蓋世之威湧現,中年男子如同一株真正的神木,撐起了一方天域。
  見到這一幕,在場大人物和尊王連連心震,有的已經單膝跪拜了下來,並非是境界的壓迫,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尊敬。
  “玄天聖主……”
  尊王們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無不為之色變。
  而三大聖地的尊王,則是臉色古怪至極,眼神中還帶著懼意,因為他們能夠感受得到,再生之後的玄天聖主那恐怖至極的蓋世之威,相比起之前,二者宛如天上地下。
  他們萬萬沒想到,已經被滅殺的玄天聖主,竟會再度復生,而且還恢復了全盛之威,相比起三大聖地尊王黑到極致的臉色,上海等人卻是驚喜交加。
  “至邪!還要再戰麼?”玄天聖主朗聲說道,聲音穿透虛空,落入蒼穹之中,至邪的邪氣竟被一聲洞穿。
  浮現出的巨大黑影俯視了片刻,沒有說一句話。
  忽然一隻由邪氣凝聚的大手從天空落下,宛若神靈的手般,充滿了難以抗拒之感,諸位大人物和尊王紛紛被震退,而那隻手直指的對象,不是玄天聖主,竟是位於一旁的上海。
  玄天聖主抬手,碧色神芒沖天而起,只見他微微一抹,那隻巨大的神靈般的邪手,被當空抹除掉了,浩瀚的生機齊齊轟去,砸碎了蒼穹,震爆了幾顆微小的星辰。
  巨大的黑影微微一顫,凝視了一眼上海後,帶著滾滾的邪氣消失了,蒼穹再度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但是!
  眾人卻心驚的看到,蒼穹上空爆碎的星辰,竟真的消失了。顯然這些星辰並非是被異象遮掩的,而是真的被玄天聖主一擊拍碎。
  星辰位於九天之上,最近的星辰,連尊王都得飛掠數日才能到達,最小的星辰都有數十萬里長寬,這還不是最主要的,關鍵是九天有壓制,星辰堅韌無比,尊王全力施展力量,也只能在上方留下最多萬里的痕跡而已。
  玄天聖主隨手一抬,竟震碎數顆星辰,這等蓋世之能,誰能與之匹敵?就連至邪的蓋世人物,都被其給震退了。
  在場的大人物和尊王們,沒有離開,也不敢離開,縱使玄天聖主是人族修煉者,但其脾氣如何,眾人不清楚。
  特別是三大聖地的尊王們,滿臉的不安和坎坷,因為他們無法預知自己下一刻會如何,是生還是死?畢竟,他們曾打算對玄天聖主下過殺手,縱使是脾氣再好的聖主,也不會如此輕易放過他們。
  懷著這種揪心的感覺,三位尊王坐立不安,這簡直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上海!”玄天聖主開口了,聲音洪亮,充滿了勃發的生機,令人如同置身於春季之中。
  “在!”上海拱手施禮。
  “你可願隨我修道?”玄天聖主問道。
  什麼?
  在場大人物和尊王們聽聞此話,無不感到吃驚,這句話是何意,他們自然清楚,這乃是玄天聖主打算收徒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徒弟,而是真正的傳承者,也是真傳弟子。
  能夠被聖主招納為真傳弟子,可是極為難見的。
  以聖主的蓋世之能,培養一位真傳弟子,哪怕對方資質差到極致,也可以讓這位弟子在有生之年達到尊王層次,更何況上海的資質如此逆天,若是再獲得玄天聖主全力培養的話,成為下一個聖主也不是什麼難事。
  當即!
  在場大人物和尊王們羨慕得雙眼發紅。
  “兄弟,還不快應下來。”金魔尊王喜道。
  雖為尊王,但他卻是清楚,聖主與尊王如天地之隔,哪怕相差一線,也是如此,更何況玄天聖主乃是萬古時代活到至今的人物,經歷了大劫重生之人,今後前途更加廣闊,很有可能達到至高聖主的層次。
  若是成為玄天聖主的真傳弟子的話,將會有數不盡的好處。
  就連獸王都投來了羨慕的目光,顯然他對聖主的這個真傳弟子身份也頗為動心。
  “聖主好意,在下心領了,只是在下還有師承在身,加上我所走之道不僅是木屬大道,所以在下還是打算遵循自己的路去走。”上海遲疑了片刻,拱手說道。其實他也是仔細考慮過的,成為玄天聖主親傳弟子有著無盡的好處,但是這會限制他今後的發展。
  有玄天聖主培養,他日成為聖主並不是什麼難事,但是上海卻是知道,特別是修煉到了天道巔峰後,他隱隱感知,大道一途,還是由自己來開闢最好,這樣以後才能走得更深,更遠,而其餘人的大道,只能作為藉鑑所用而已,不能完全當成自己的。
  不然!
  以後的成就將會極為有限。
  聖主!
  雖然很遙遠,但上海的目標不在於此,而是在更高之處,達到至強巔峰,這是他在這個世界上的追求,也是畢生的追求。
  拒絕了……
  眾人訝然。
  無不面露異色的看著上海,也有的透著一絲可惜和可嘆,如此絕佳的機會,竟不懂把握。
  “自己的路麼?”玄天聖主笑了笑,道:“好!你有此志,本聖主也不勉強於你。”
  “多謝聖主理解。”
  “你呢?”
  玄天聖主的目光忽然轉到了獸王身上,眼神透出一絲異樣和驚奇,似乎是發現了什麼。
  “我?”獸王微微一怔。
  “你可否願意隨我修行?”玄天聖主問道。
  “我願意!”獸王當即應下。
  “好!今後你就隨本聖主一同修行。”
  玄天聖主會心一笑,目光緩緩掃視過在場的諸多大人物和尊王們,看得在場之人無不感到緊張和激動,也有坎坷不安者,特別是三大聖地的尊王,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嗯!之前之事一筆勾銷,幫本聖主帶句話給你們聖地之主,告知他們,上海於本聖主有莫大恩情,動他如動我。”玄天聖主緩緩說道,聲音很淡,但卻充滿了威懾。
  動他如動我……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在場的大人物和尊王們自然聽得清楚,這乃是一道免死金牌,若是上海在東荒出事,玄天聖主絕對會追究到底,而屆時倒霉的將會是為首的三大聖地。
  這句話一落,三大聖地和金器世家的大人物臉色頗為難看,這也就意味著他們不能再動上海一分一毫。

chevron_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