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NQ

識海一動,上海已得到了萬道劫法。
  如果說開始不大相信的話,那在看到這萬道劫法後,他徹底相信了老不死的話,此法確實很有可能是源自天書的。
  除去這功法深奧無比外,他還感知到了玄宏的大道氣息,甚至連體內的修羅血刀出現了一絲悸動,顯然二者已有了一些特殊的感應,這絕對可能是從天書內傳承出來的。
  “林小子,快試試看。”老不死極為期待。
  就連小獸都一蹦一跳的跑了過來,小臉上滿是好奇之色。
  收整了心神,上海將心投入到了萬道劫法中,經過片刻的參悟,他已經明白了該如何下手了。
  萬道劫法並不難修煉,唯一的關鍵是需要聚紋聖法輔助,並且已經突破過一次限數,就可以進行修煉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上海微微閉上眼睛,心神沉入谷底,率先運轉起了聚紋聖法,只見一條條蘊含著木屬道韻的道紋橫生而出,繞著他的周身,開始徐徐的旋轉,勃發的大道奧義不斷滋生。
  七千道紋很快就凝聚而出,上海心思一動,左手掐道玄指,右手化不動明王,催動萬道劫法。
  霎時!
  一種彷若從恆古就流轉的大道氣息從體內橫生而出,七千道紋瞬間崩碎,化為了點點道芒,環繞在上海的周身,彷彿烙印一樣,這些道芒紛紛的打入了他的體內。
  在最後一點道芒融入的剎那,上海猛然感受到了一股不祥的預兆,彷若大劫要來臨了一樣,他趕緊睜開眼睛。
  嗡嗡……
  修煉室忽然晃動起來,不止是修煉室,整個聖殿都在劇烈晃動,似乎有什麼可怕之物出現在了外面,似乎要吞噬聖殿,而這可怕之物,明顯是針對上海而來的。
  上海的靈識迅速擴散出去,當看到外面的景象的時候,他的臉色徹底變了。
  聖殿上空,黑雲環繞,形成了巨大的漩渦,這些雲層與普通雲層不同,它們雖然顏色漆黑,但卻煥發著九色光潤,一道道震人心魄的雷鳴不斷爆發而出,令大地不斷晃動。
  聖殿的三位殿主和高手們都站於外面,一個個臉色難看無比,特別是三位殿主,如臨大敵,不斷的命令高手催動遺留在聖殿的禁陣,因為他們感受到這漫天黑雲中,竟蘊含著恐怖的天地之威。
  這已經不是一般的災難了,而是末日災劫。
  “道劫,修煉萬道劫法,真的會有道劫出現……”老不死滿臉激動。
  聽到這句話,上海臉色再度一變,有種當場掐死老不死的心情,這只是一點磨難麼?簡直就是生死磨難,比起當初修煉的九死仙術都不差分毫,不,比九死仙術的破壞力更可怕。
  九死仙術,頂多就是摧毀修煉者而已,而這萬道劫法,幾乎等於是要將這方圓萬里之地,包括整個聖殿給滅掉。
  “這道劫的威力,似乎比想像中的還要大……”老不死有些不敢確定了。
  “那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會有這樣的磨難。”上海真想給這老傢伙一腳,可踢了他又能怎麼樣,道劫已經到來了,方才他的靈識穿入裡面的時候,感受到了那恐怖至極的天地之威。
  “本尊怎麼知道這道劫威力會如此大,不對,這不是一般的道劫,你爺爺的,竟是萬雷神劫,小子,你這霉運,這麼可怕的道劫你都能遇到,本尊都不知該怎麼說你好了。”
  “別廢話,有沒辦法阻止?”
  “阻止?對,你現在的體魄,能否扛過這萬雷神劫還有些難說,先將它驅散再說,逆轉萬道劫法。”老不死趕緊說道。
  上海沒有任何遲疑,迅速逆轉萬道劫法,一旦這驚天之威落下的話,別說他自己,就連聖殿都會受損不小,如今五行族人已無落腳之地,這聖殿就是最佳的休養生息之所,一旦毀掉,要再找第二處就難了。
  隨著萬道劫法的逆轉,上海感到那恆古的大道氣息逐漸散去,而凝聚在高空中的黑雲也隨之漸漸散去,聖殿的顫動才慢慢停息下來,但是他卻感覺到,事情沒這麼容易了結。
  “老不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上海恨恨的瞪著老不死,小獸也跳了過來,瞪著老不死,等待著落井下石的機會。
  “本尊真不是故意的,修煉這萬道劫法,確實會有道劫出現,但是本尊沒料到會出現這萬雷神劫。”老不死悻悻的說道。
  “下一次還會出現?”
  “當然!”
  “這萬道劫法,一共有幾次道劫?”上海的臉色越來越沉。
  “兩次,第一次是你突破三千限數的時候,第二次則是你達到極數的時候。”老不死澀然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還要承受兩次這種劫難……”
  上海想到都感到頭皮發麻,方才那股萬雷神劫威力恐怖無比,幾乎等於是天道境界以上的高人全力一擊了,而且還蘊含著強絕的天地之威在裡面,一旦打在他的身上,想不死都難。
  以如今的體魄,能不能扛過去都很難說得準。
  “應該是吧,第二次極數的時候,劫難威力可能會有所上漲……”老不死心虛的嘿嘿一笑,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小傢伙,解決他。”上海隨手一指,早已蓄勢待發的小獸咧出尖牙,滿臉興奮的撲了上去。
  “你爺爺的,林小子,你這是反咬一口,修煉萬道劫法肯定要有代價,不然你就想這麼輕易獲得最強的先天聖紋?唉喲……不要咬,癢,癢……哈哈……啊……不要咬了……小畜生,你還來……”老不死已經被小獸給撲倒在了地上,遭受小傢伙猛啃。
  上海沒理會老不死。
  當然,他也不是恨老不死,只是不滿老不死之前有所隱瞞,沒告訴他會有這麼可怕的劫難出現。
  修煉這些年,上海早就明白,要想獲得,是必須得付出代價的,特別是像最強先天聖紋這種,如果僅僅只是修煉萬道劫法,突破極數就能獲得的話,那就太容易了。
  “最強先天聖紋……等我有把握能夠承受這萬雷神劫了,再來凝化。”上海暗道。
  如果換做別人的話,或許會因此而絕望,靈聖巔峰實力,要承受堪比天道境界的可怕轟殺力,單單憑自己的體魄去抵擋,沒人能做到。
  但是,上海卻是可以,因為他的體魄還沒達到極致,體內天地中蘊含著無盡的太初之氣,足夠他的體魄不斷精練了,只是這樣的話,他在靈聖巔峰就必須得待上一段時間了。
  畢竟!
  要突破到天道境界,就必須得達到圓滿程度。
  上海如今也可以修煉一段時間,讓七千道紋達到圓滿,直接晉升到天道境界,但是這麼做的話,就會錯失先天聖紋的加持,這先天聖紋,無論是北境聖女,還是老不死都極為推崇,絕對有著無上妙用。
  最高先天聖紋……
  既然有機會獲得更好的,上海自然不會錯過,雖然要冒風險,但若不冒的話,就無法得到最好的。
  所以!
  上海倒也沒太過於計較,只是有些不爽罷了,如今道紋的凝練,只能暫時停一下,等體魄修煉起來,渡過這一次劫難,才能繼續下一步的修煉。
  正打算繼續埋頭修煉,上海忽然察覺到外面有異動。
  “誰在外面?”
  “尊下!水殿主讓我來請尊下移步五行殿。”怯生生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乃是一名水殿的年輕女弟子。
  “嗯!”
  上海隨手一拂,將小獸提了起丟到肩膀上,並收起了妖族皇者聖骨,才走出了修煉室外。
  站於門外恭候的水殿女弟子見到上海的剎那,頓時愣了一下,顯然是有些難以接受,眼前這個轟穿了聖殿,一掌拍死金殿之主的尊下,竟會年輕成這樣,光看樣子也比她大不了多少。
  這並不奇怪,當初在聖殿內的都是靈聖境界的長老和高手們,而靈聖境界以下的弟子是沒資格踏入聖殿的,雖然他們能夠從一些長輩那裡得知聖殿發生的大略的事,但卻是不知道那位霸絕聖殿的尊下真實面目如何,年齡到底有多大。
  對於聖殿弟子們來說,能夠擁有這般強絕實力的尊下,應該年紀不會小到哪去,至少也是名老者。
  可是,眼前這名年輕男子卻徹底顛覆了水殿女弟子的想法。
  水殿女弟子反應過來後,甚至朝修煉室內瞄了一眼,她懷疑真正的尊下是不是在後面,最先走出的只是那名尊下的後人而已,可修煉室內空蕩蕩的,她雖然意識到了,但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可以走了麼?”上海問道。
  “是……是!”
  水殿女弟子似乎想起了什麼,俏顏頓時一陣煞白,嚇得渾身顫抖,趕緊在前方帶路,因為眼前此人可是極為嗜殺的,聖殿的高手和長老,死了近一半,連金殿之主都死在對方手裡,若是對方一個不爽,隨手將她給滅了,死了也是白死,因為聖殿已是此人在執掌了。
  “你是水殿的吧?”上海察覺到這名女弟子的緊張,隨意問道。
  “是的,尊下!”女弟子怯怯的應道:“水殿主已準備就緒,讓我來請尊下前往。”
  “你怕什麼?”
  “我……”
  “沒事,大膽說吧,我不介意的。”上海淡淡一笑。
  “我……我……我聽其餘弟子說,尊下你殺人無數,弟子怕惹怒尊下您,尊下饒命……”女弟子說到後面,幾乎都被嚇到了。
  “殺人無數?”
  上海眉頭一挑,灑然一笑道:“我殺之人,都是想殺我之人,縱使殺人無數又如何,他們都該死……多謝你帶路,此物送你,算是帶路的報酬。”
  女弟子微微抬起頭,卻發現人已經不在了,而地上多了一件低階靈器,她頓時一怔,想起方才離去的上海的話,不由咬了咬下唇,小心翼翼的撿起了低階靈器,頗為激動的朝著另一條路趕去。
  不久之後,聖殿內就傳出一個驚人的消息,為尊下帶路的女弟子,不但沒被殺,反而還被獎勵了一件低階靈器,而那名女弟子還親口說尊下不是嗜殺之人,而且頗為年輕俊朗。
  原本在聖殿底下傳得滿天飛的各種謠言,頓時不攻而破。
  雖然只是一個小插曲,但上海卻不知,自己無意中的舉動,卻獲得了聖殿底下一部分弟子的接納。

chevron_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