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KZ

萬雷神劫的出現,令聖殿慌亂了一陣,不過在劫雲散去後,很快就恢復了過來,不過由於神劫的震動,導致了聖殿內一些禁陣出現破裂,聖殿已安排了人前去修復。
  在一處禁陣修復處。
  七名衣衫略顯襤褸的老者,帶著刻滿符文的鐐銬,在一名聖殿弟子的指揮下,對禁陣進行修復,這些老者赫然都是靈聖中境以上的,而且身著的服飾,則是聖殿長老服飾。
  “快一點,別磨蹭,修復完這些禁陣,你們就可以減刑了,說不定過個百八十年的,就能放出來了。”那名聖殿弟子喝道。
  “百八十年?還未等放出來他們就老死了。”另一名聖殿弟子笑道。
  “老死就老死,誰讓他們犯了錯,現在算他們運氣好,若不是禁陣受損,他們也別想從禁牢內出來。”
  “要被關押一輩子,也不知道他們犯了什麼錯。”
  “聽說有些是冒犯了殿主,而有一些則是反對聖殿做法的,還有的是因為犯了聖殿刑律。這些都不算什麼,看到那個老傢伙沒?就是穿著木殿長老服那位,滿頭枯發的,好像是姓林,五年前可是木殿的長老,但這傢伙也不知道頭腦發昏還是怎麼回事,竟放了一個木族的小子進來,不但吸納光了洗練的聖液,最後還跑掉了。”
  “原來是他啊,當年這事鬧得沸沸揚揚的,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竟為了一個木族小子,將自己葬送到禁牢內。”
  “真不值得啊。”
  “確實,以他原本的身份,只要在木殿多待幾年,晉升大長老之位也不是沒可能,縱使不能晉升,混著一個長老位置,也比進入禁牢強。”
  “這老傢伙也挺可憐的,不過踏入禁牢,這輩子恐怕是無緣出來了,只能老死在裡面。”
  七名老者繼續埋頭修復著,一個個目光渾濁,有的眼神中早已失去了光彩,而有的還僅存著一絲希望,兩名弟子的交談,並沒有瞞過他們,一字不漏的落入他們的耳中。
  “林長老,原來你當年是為了讓一個小子洗練才犯的錯,難怪你一直都沒提……”一名老者嘆息道。
  “是啊!當初你就不該那麼做,這一生恐怕都要葬送在禁牢裡面了。”
  “做了就做了,沒什麼好後悔的。”
  滿頭枯發的林長老灑然說道:“說來,那小子確實有能耐,當年把聖液都快吸納光了,也不知道如今他如何了,以他的資質,這些年來應該能夠達到靈王境界了。”
  “靈王境界?你相助的那小子多少歲?”一些老者好奇道。
  “當年好像才十六多一點吧,當時已是靈師境界了。”林長老感嘆了一聲。
  “如今已過了四五年,能將洗練的聖液吸納光,這等資質達到靈王境界倒不是什麼難事。二十歲的靈王境界高手,而且還是分支部族出來的,這小子前途不可限量啊,比起我們這些老傢伙強多了。”
  “前途不可限量也難說,你們沒聽聞麼,五行族發生了大事,據說死傷不少,不知道那小子是否活下來了。”
  “難說……”
  “算了,此事不要提了,林長老,沒事的,別聽他們瞎說,你相助的那小子說不定如今還活著呢。”一名長老勸慰道。
  “希望吧。”林長老微微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
  “那兩位弟子過來了,趕緊幹活吧。”
  ……
  上海的面相頗為年輕,加上渾身氣息收斂,過往的聖殿弟子只是將他當成了同等的聖殿弟子,並沒有過於理會。
  距離五行族還有一段路程,上海行走之間,發現附近的禁陣中,一些衣著襤褸的老者,雙手帶著鐐銬的老者們正在修復著禁陣,初始他並沒太過於在意,但在他的感知之下,卻察覺到有些不大對勁。
  雖然這些老者氣勢早已被封絕,但在修復禁陣的時候,卻無意散發出了那麼一絲。
  “靈聖中境……”
  上海停下了腳步,側頭望去,感知擴散開來,當觸及到這些老者的剎那,頓時察覺到這些老者無一不是靈聖中境左右的,有的都已經快要達到靈聖巔峰了,正在感知期間,忽然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他……”
  上海心中微微一顫,那名老者滿頭的枯發宛若老樹盤根,雖然模樣比以前老邁了不少,但神情卻依舊堅定,只是眼神有些黯然。
  昔日的情景在浮現而出。
  上海自然不會忘記,若不是這位枯髮長老在聖城內相助,並幫他抵住聖殿內的五行族派來的高手的話,如今他別說還能站在這裡,恐怕早就成為一堆枯骨了,更主要的是,枯髮長老當時冒險給他提前洗煉,讓他鞏固了修為,並且為以後打下了基礎。
  可以說,在最早期,枯髮長老的相助,對上海來說,幾乎等於再造之恩,之前他就想過找枯髮長老,但因為還有要事,所以耽擱了下來,沒想到會在此見到枯髮長老。
  上海的目光落在了枯髮長老手上的鐐銬上,眼瞳微微一凝,頓時面沉如水,大步走了過去。
  “你是哪個殿的?”
  “這裡不允許任何弟子靠近,快離去。”兩名聖殿弟子見到上海走來,當即跳了起來,擋在前方。
  上海淡漠的看了兩名聖殿弟子一眼。
  嘭!
  兩名聖殿弟子還未反應過來,就已經被虛空的巨力給震飛了出去,狠狠的砸落在數十丈開外,摔得他們一陣頭昏腦漲。
  正在修補禁陣的老者們聽到響動,紛紛順著聲音方向望來,當看到大步行走而來的上海的時候,這些老者們頓時一怔,特別是枯髮長老,眉頭微皺,對走來的年輕男子感到有些熟悉。
  “林長老,你還記得我嗎?上海!”上海說道。
  “上海……”枯髮長老渾濁的眼神,頓時充滿了激動之色,“是你,是你這個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會死,哈哈,你果然還活著,不錯,非常不錯,我當年果然沒看錯你。”
  “什麼?”其余老者全部愣住了。
  “林長老,這小子就是你當年相助的那個?”
  “林長老,你值了,你真的值了,這小子竟為了救你,混入聖殿之中。要是我往日那些不肖子弟能有你這位的一成,我今生也無憾了,那些傢伙在我入禁牢後,連看都沒來看我一眼……”
  “一切皆是因果啊。”
  其余老者羨慕的看著枯髮長老,能教出這樣的弟子,這一生確實無遺憾了。他們也有弟子,但是自從入禁牢後,無一不是盡快與他們撇清關係的,只有極少數的會來看望他們一下。
  枯髮長老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驟然一變,道:“上海,這裡不是久留之地,你方才打傷了聖殿弟子,若讓聖殿察覺到,你就危險了,快離開這裡。”
  “離開?我……”上海正要說什麼,卻被打斷了。
  “你能冒著凶險潛入此地,已經足夠了,沒必要再為了我這個即將入土的老頭子搭上自己,以你的資質,他日達到靈聖巔峰也不是什麼難事,指不定有機會破入天道境界,別白費了我昔日的苦心,快走吧。”枯髮長老擺了擺手。
  “林長老,無需多說了,我先給你解開這鐐銬吧。”上海走上前。
  “你這小子……”枯髮長老差點為之氣絕,不過眼神中卻是充滿了欣慰。
  “快聽林長老的話,離開這裡吧。”
  “這鐐銬乃是萬年寒鐵所製,堪比高階地器,縱使是靈聖巔峰要破開也得耗費一段時間。”
  “嗯!別白費力氣了,趁著聖殿還未察覺,趕緊離開吧。”
  其余老者也趕緊勸說道。
  有些脾氣急躁的老者,甚至為上海感到焦急,這小子怎麼就不聽話呢,一旦被聖殿抓到,不死也得脫一層皮,而且這輩子就徹底完了。
  “有人劫牢!”
  “快來人啊……”
  兩名被震飛的聖殿弟子恢復了過來,扯著嗓子大吼起來,頓時周圍一陣喧鬧,一些聖殿高手急急飛掠而來。
  霎時!
  老者們的臉色徹底變了。
  “快走!”枯髮長老漲紅了臉,推了上海一把,“你快離開這裡,我們替你擋一會兒。”
  “沒錯,我們幫你擋著,快走啊。”其余老者也趕緊催促。
  上海神色依舊,甚至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彷彿沒聽到枯髮長老和老者們的催促似的,右手五指掐住了枯髮長老手上的鐐銬。
  “解不開的,別白費時間了。”
  “這鐐銬乃是聖殿煉製,專門用來禁錮靈聖境界高手的,以我等都解不開,你小子就別瞎弄了,有這個時間,還不趕緊走。”
  咔……
  一陣破碎的脆響傳來。
  枯髮長老和老者們頓時呆滯住了,一個個目光盯著上海手中的鐐銬,這堅固無比的鐐銬,此刻已被捏碎了,就像是路邊的土塊,隨手一掐,就徹底碎了,枯髮長老等人凝縮的瞳孔漸漸擴大,眼神中滿是難以置信。
  別人不知這鐐銬的堅固,枯髮長老等人可是很清楚,不但堅硬如地器,而且上方還有著道紋加持,任何觸碰這鐐銬者,一身威能都會被禁錮,失去了威能後,別說打開鐐銬了,連讓它破損一分都難。
  而上海竟一手就將鐐銬給掐碎了,這讓枯髮長老等人呆如木雞般。
  陡然!
  遠處湧來強大的氣勢,赫然是靈聖境界的高手趕了過來,而且還不止一個,至少有五個,隨同的還有數十名靈王境界的高手,以及大量的聖殿高手,浩浩蕩蕩的湧來。
  枯髮長老等人臉色一變。
  “小子,快解開鐐銬,我們助你一臂之力。”
  “以我等實力,只能抵擋片刻,等一下先讓小傢伙先走,其余老兄弟們能走的話,就先離開。”
  諸位老者紛紛說道,一個個如臨大敵,他們身為昔日聖殿長老,豈能不知聖殿的底蘊有多強,若是聖殿鐵下心要斬殺他們的話,別說七人,哪怕是七十人也不夠與聖殿對抗。
  “出什麼事了?”
  為首的是一名靈聖境界的高手,此人乃是聖殿執事,帶人落下來後,對兩名爬著跑過去的弟子問道。
  “執事,這小子要劫牢!”
  “他還打傷了我們。”
  兩名聖殿弟子指向了被枯髮長老圍住的上海。
  “劫牢?”
  聖殿執事目光一冷,朝著所指方向望去,當看到那張年輕而熟悉的臉的時候,他的神情頓時一呆,下意識的眨了眨眼睛,旋即渾身上下禁不住顫抖了起來,原本的冷厲之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敬畏和恐懼。
  “尊……尊下!”聖殿執事幾乎是從十丈高空砸落下來的,膝蓋狠狠的撞在地上。
  什麼?
  在場的聖殿高手們頓時大震。

chevron_left
chevron_right